微信登录

素来情深,向来缘浅

027吊唁

作者:梵玉分类:现代言情字数:2268更新时间:2019-01-11 21:33:29

云轻烟侧头去看,不认识。

那女人四、五十岁的样子,穿着一身黑色的丧服,瞧那姿态和妆容,倒是贵气满满的样子。

赵连燕走在那女人的旁边,投目过来时,眼中都是恨意。

云轻烟知道是因为林水冰的事得罪赵连燕了,可那件事到底不是她的错。

临近了,那女人扬起手就要打人。

云轻烟神色一变,吼住她:“你干什么?”

那女人狠毒的眼睛眯起,“不得了了,你还居然敢对我大吼大叫的?”

这意思是原主以前见到她就得像老鼠见到猫一样,要胆小地躲起来吗?

赵连燕知道云轻烟失忆的事,在一旁说:“她是语然的妈,也是你妈,你对她大吼大叫的,成什么体统?”

赵语然的妈,那就是孙媛惠了。

好歹用原主的身体醒来有一段时间了,这点事云轻烟还是知道的。

至于说孙媛惠是她妈,估计原主也不会承认。

原主是爷爷要求留在赵家的。

按爷爷的意思是让孙媛惠将原主当成亲女儿来养,结果原主从小就受人排斥,甚至于赵德铭对原主也有了仇视心里,云轻烟敢说那都是孙媛惠教唆的结果。

原主自小活在担惊受怕中,自然而然地就不敢忤逆孙媛惠了。

所以,看到云轻烟突然间变了一个样,孙媛惠还有些接受不了。

云轻烟淡然看着孙媛惠,并不叫她一声“妈”。

孙媛惠鼻中一哼,“我才没有这样一个毫无素质的女儿。”

云轻烟听得不舒服,顶撞说:“我有没有素质,那还不是向你学的。”

“你……”孙媛惠的血压一飙,又想打人了。

赵连燕说:“要不是因为你,你妈在国外玩得好好的,现在也用不着回来。”

这意思是爷爷的死仍然怪在云轻烟的头上了。

孙媛惠的手臂长长地往外面一伸,“你滚!你给我滚!这里不需要你。”

“我是来给爷爷吊唁的,又不是来给你吊唁的,你凭什么赶我走?”云轻烟被气到了,说话也不客气。

“你……”孙媛惠咬了咬牙,恨得眼中都差点喷出火来,“云轻烟,你跳个楼没死成,还变得牙尖嘴利的了?”

“你觉得怎样就怎样了。”云轻烟实在是不想跟她争执,冷瞥她一眼,去灵堂前点香。

孙媛惠两步过去,一把抓下她手里的三支香,怒说:“你爸已经把你赶出了赵家,你现在就不是赵家的人了,回来到底是什么意思?”

被她这么为难,云轻烟的火气也是忍耐不住,“那你觉得我回来是什么意思?”

孙媛惠自行猜测:“难不成你是想盯着爷爷的遗产?”

赵老爷子死的时候,貌似还没来得及立遗嘱。

在法律上来说,凡是与赵老爷子有血缘关系的亲人都有资格得到他的遗产。

大概就是这个原因,孙媛惠才看云轻烟特别的不顺眼,好像云轻烟瓜分的是她的财产一样。

“遗产?”实话说,云轻烟还没想过遗产的事。

晶亮的眼睛转了转,她故意气孙媛惠,说:“爷爷的遗产原本就有我的一份,还需要我盯着吗?到是你,跟我说爷爷的遗产到底是什么意思?”

孙媛惠黑沉着脸,“你之前做的那些丑事,你爷爷为了给你掩盖花了几百万,你跳楼自杀没死成,你爷爷请国外的专家来给你医治,前后也花了几百万。我告诉你,你的钱已经花完了,剩下的你想都别想。”

云轻烟点头,“好,法律说我不该得,那我就不想。”

不想便宜了孙媛惠这样的人,所以她说什么也不会松口。

钱生不带来死不带去,搞不懂这些人为什么要让钱使自己变得那么丑陋。

“给我说法律,你是懂几个法律啊?”孙媛惠泼辣的性子冒了出来。

说到法律,赵连燕就生气,要不是云轻烟报案,林水冰也不至于到现在都还在警局里保释不出来。

赵连燕恨说:“云轻烟,你真是没良心,我去医院里把你接回来,你还居然报警把水冰送到警局去。”

云轻烟质问:”姑姑,你确定是你想去医院接我,而不是爷爷给了你什么承诺,你才迫不得已去医院接我的吗?再说了,林水冰把一盆脏水往我身上泼,难道我也要受着,而不能反抗吗?”

“到底是一家人,有什么事不能好好说吗?你非得要去报警?现在水冰被你害得以后还怎么见人啊?”

云轻烟听赵连燕说话,越发地反感她了,“什么一家人?是一家人的话,林水冰冤枉我,有谁为我说过话了?还不是全都往死里踩。如果我不为自己申冤,是不是到现在爷爷的死都得赖在我的身上?”

云轻烟越说越激动,这样的家人真是拿来添堵的。

“你给我闭嘴!”孙媛惠觉得云轻烟丢了赵家的脸,厉声呵斥。

云轻烟深吸一口气,把自己的情绪压下去,跟这样的人生气,真是不值得。

孙媛惠不让她上香,她偏要上。

孙媛惠是一个爱面子的人,眼看有人来吊唁赵老爷子,她不好当着外人的面训斥云轻烟,只好狠狠地瞅了云轻烟一眼,然后去招呼那些人。

云轻烟也不愿意在赵家逗留,上了香就走人。

午饭时间过后,赵家的人就回来了,所幸她刚好和那些人错开,没有发生一些不必要的争端。

赵家在第三天把赵老爷子送去坟场埋葬,云轻烟等所有人都离开了后才去赵老爷子的坟前。

不知是巧合,还是缘分,赵老爷子的坟竟然紧挨着“她”的。

云轻烟看了看两个墓碑,跪在赵老爷子的坟前,没忍住地放声痛哭------为她的遭遇悲哀;也为赵老爷子的死难过。

前世今生聚在了一起,她却并不感到幸运。如果可以,那她宁愿回到过去,选择生下孩子独自抚养,而不是嫁给石磊那个人渣招惹出这么一大堆麻烦来。。

“爷爷,到了那边,你会知道我已经不是以前的云轻烟了吧?对不起,我也不是有意的。”

“爷爷,我以后会好好的活着,让你的孙女不再像以前那样遭人诟病。”

“爷爷,下辈子,你再做我的亲爷爷……”

云轻烟哭了后,真心实意地跟赵老爷子说了几句话。

在她不知道的地方,言明灿走了出来,远远地看着她,若有所思。

云轻烟的心情还处在悲伤中,不期然地,电话铃声竟然响了。

是一个陌生号码。

云轻烟没有接陌生号码的习惯,犹豫再三,才按了接听。

对方说:“请问是云轻烟吗?我是全海市律师事务所的郑律师,我这里有一份文件需要你签署,请你明天上午来一趟律师事务所。”

“文件?”

云轻烟想不出来,她有什么事是需要麻烦到律师的。

墨香文学app下载

墨香文学客户端上线了

扫码二维码下载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