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登录

素来情深,向来缘浅

026谁帮了她

作者:梵玉分类:现代言情字数:2220更新时间:2019-01-10 21:39:53

然而,她还没说到重点的地方,赵语然就突然跳出来,又一巴掌扇到她的脸上,打断了她即将出口的话。

赵语然打了人,厉声说:“林水冰,竟然是你偷了我的钻石项链?”

她跳出来的举动吓了云轻烟一跳。

云轻烟之前见她一直依偎在言明灿的胸前,还以为她像一个弱不禁风的小白兔一样完全需要别人保护,哪知道言明灿不在,她就变身为穷凶极恶的猛兽了。

林水冰呆愣着,惊奇的眼神看着赵语然,“赵语然,你竟敢打我?”

赵语然冷着脸,义愤填膺说:“你偷了我的钻石项链,还诬陷给云轻烟,难道我不该打你吗?你知不知道昨晚要才是你闹腾,爷爷也不会被气死。哼!爷爷的死都是你害的。”

“什么?我……怎么就是我了?”林水冰委屈又愤怒。

赵语然眯了眯眼,稍微放低声音警告:“你给我闭嘴,敢胡乱说话,我就叫你吃不了兜着走。”

林水冰被她威胁,果然不敢乱说话。只是,林水冰的眼睛红红的,像是受了什么委屈。

云轻烟看着她二人狗咬狗,总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赵语然忽然意味不明说:“该是你的就是你的,少不了。”

这像是一句承诺。

林水冰咬了咬牙,“赵语然,你……”

“你还想说什么?”赵语然一声吼去,“爷爷都被你害死了,你还想闹腾什么?”

把赵老爷子的死推到林水冰的身上,林水冰气了个半死。

云轻烟听着她们的谈话,松了一口气,不管怎样,至少赵老爷子的死不会再诬陷到她的身上了。

不多时,警官就把林水冰带走了。

林水冰怕得不住地哭。

赵连燕不答应,扯着那警官走了好几步,最后阻止不了,她骂骂咧咧的又把责任都推到云轻烟的身上,说什么都是云轻烟害林水冰的。

云轻烟冷笑不已。

真是蛇鼠一窝,林水冰做了错事,赵连燕不骂林水冰,反而一个劲的骂她。

云轻烟不想吵架,随后就想离开赵家。

赵德铭的为人也真是够可以,警察都已经洗脱了她的罪名,赵德铭也不说一句让她留下的话。

大概不是亲生的吧!

云轻烟心中想着,为原主不值。

恍惚察觉有视线盯着自己的后背,她猛一回头,正好看到赵语然啐了毒的眼神。

在言明灿面前是楚楚可怜的白莲花;在她面前就是狰狞可怖的大灰狼,这女人还真是善变。

不过,云轻烟瞧见了赵语然的真面目,联想起林水冰刚才想说而没说出口的话,不禁怀疑林水冰拿钻石项链来诬陷她是不是赵语然的主意。

只是,云轻烟即便怀疑,现在也没有证据,好在洗刷了自己的罪名就好。

经过这一次风波,云轻烟对赵家就没有什么念想了。

说来也奇怪,赵家并没有像公布云轻烟气死赵老爷子一样把最终祸首是林水冰以及林水冰诬陷云轻烟的事公布出来,而全海的今日头条和各大报社竟然都在第二天报道了这事。

云轻烟的名声彻底洗白,反之林水冰就成了那个众人唾骂的对象。

往后,林水冰背负着那样的骂名,想要嫁入豪门恐怕就难了。

云轻烟用手机翻看着新闻,惊奇而又感激,她没有经济与人脉,自然做不到让人人都知道的地步。

大脑思索一番,她不禁怀疑是那个查案的警官帮了她,于是打了一个电话过去,没想到那警官说:“你想感激的话,就感激黄少吧!”

黄少?黄一峰吗?

云轻烟顿觉不可思议,黄一峰帮了她?黄一峰怎么会知道她的事呢?

给她的印象,黄一峰可不是一个热心肠的人。

但不管怎样,这事都算是告一个段落了。

想起宝宝,云轻烟收拾起心情,就出去租房。

全海的房价很高,云轻烟想要租一个便宜点的房子,只能去郊区。

只是把房子租在郊区的话,假如她没有钱了,想出去找个工作,把孩子送到托儿所都艰难。

所以她考虑再三,还是忍痛把房子租在全海市内。

任何事都没有她想的那么简单,租房子这事,她跑了三天都没有找到合适的。

而正当她这边忙个没完没了的时候,石磊一天一天地跑到太峰保险公司的门口闹,让所有人都知道太峰保险公司没有赔偿他买的意外死亡保险费的事。

他这么做的影响太大了,好些不知情的人要么退保,要么拒绝在太峰保险公司买保险。

眼看太峰保险公司的股票大跌,黄一峰一不做二不休地把石磊做的事登上各大报社和新闻中心,让社会人士来评价是他做错了,还是石磊的良心被狗吃了?

于是,了解了事情的真相,太峰保险公司非但名声鹊起,还因保护了投保人的利益而受广大网友的赞扬,大家都认为太峰保险公司就该这样处理,否则人人都可以以这样的方式来骗保了。

一条新闻致使石磊成了过街老鼠,等到石磊再去太峰保险公司的门口闹腾时,还没开口就被人认了出来,那些人看不惯他丑恶的嘴脸,纷纷义愤填膺地跳出来揍他一顿。

拿老婆的命不当命,这样的垃圾就不该活着。

石磊被打得惨了,指着大楼嘶吼:“黄一峰,你等着,你不赔老子的保险费,还让人来打老子,老子要你吃不了兜着走。”

这话传到黄一峰的耳中,黄一峰皱了皱眉头,也没当一回事,反正石磊也不能拿他怎么样,只是,他万万没想到……

云轻烟又花了两天的时间,终于把房子的事搞定。

说来也是运气好,她租房子的房主据说是去国外了,并不想把房子租多少钱,只是想找个人看着,随时打扫打扫。

打扫房子没问题,于是云轻烟就用三万一年的房租租了一套装修豪华家具齐全的套房。全海的物价高,在郊区,至少也要花这个钱才能租到房子。

拿到钥匙走进房里,云轻烟都不敢相信,如梦似幻的感觉。

赵老爷子的丧事临近尾声,云轻烟作为赵老爷子的孙女,说什么也应该去吊唁吊唁。

至于守灵,估计赵德铭不会允许她在赵老爷子的灵堂前多呆。

孩子在黄一峰那里,云轻烟这后来还挺放心的,暂时也只有请黄一峰再帮她多看管几天了。

赵家的灵堂前,前来吊唁的人不少,但都是走走过场就离开了。

云轻烟来到灵堂前,看着灵堂上的爷爷慈祥的相片,心酸酸的。

但她还没有鞠躬,一个戾气十足的女声就冷不防传了过来:“云轻烟,你还来干什么?”

墨香文学app下载

墨香文学客户端上线了

扫码二维码下载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