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登录

素来情深,向来缘浅

024赶出赵家

作者:梵玉分类:现代言情字数:2059更新时间:2019-01-10 21:16:17

有那么一瞬间,云轻烟想躲,却是被林水冰死死地拽着。

那一拳揍到身上来,云轻烟疼得连换气都艰难。

偏偏林水冰还在一旁雪上加霜地推她一把。

云轻烟站立不稳,直接摔到地上,扑在言明灿的脚边。

“云轻烟,今天这事就怨你,是你偷了语然的钻石项链,才害外公气死的。”林水冰趾高气昂地把所有的责任都推到她的身上。

林水冰颠倒是非,云轻烟咬紧牙关,真恨不能与她拼命。

只是,林水冰说话的时候,赵德铭已经走了过来,还想对她大打出手。

她虚弱的身子怎么经得住赵德铭暴打?

云轻烟心惊肉跳地看着赵德铭狰狞的面孔,想跑却爬不起来。

危急时刻,言明灿喊了一声:“伯父。”

这一声相当熟悉,云轻烟陡然想起她出院回家被赵德铭打昏迷的时候,耳边就是听到这样一声呼喊。

原来是言明灿救了她。

言明灿随即弯下身子将她扶起来,朝赵德铭说:“伯父,轻烟的身体很虚弱,你不要打她了。”

赵德铭怒说:“不教训教训她,她永远都不知道什么是对,什么是错?”

对云轻烟这个女儿,他好像没有一点感情。

言明灿把视线移到赵老爷子的身上,“那也不能当着赵爷爷打她吧?赵爷爷这才……”

赵德铭顿时觉得羞愧,看了看刚刚死不瞑目的父亲,长长地喘了几口气,才勉强把怒气压下去。

“轻烟……”言明灿低头喊。

云轻烟软趴趴的,言明灿扶着她,她整个身体的力量都靠在言明灿的身上。

言明灿左右不能把她放到地上去,只好任由她靠着。

赵语然回过头来看到二人貌似亲昵的模样,恨得捏着拳头,指甲都嵌进了肉里。

但为了在言明灿的面前保持形象,她硬是忍着没有跑过来把云轻烟推开。

只是,即便她不过来把云轻烟推开,云轻烟也坚持着直立起身子。

“轻烟……”言明灿想询问一番,却是开了个口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云轻烟仰头看了看他,退后一步离他远点。

她好像不能离言明灿太近,否则那种心痛的感觉就会加重。

言明灿看到她眼中的倔强,一种名为“心疼”的情绪竟然不可思议地钻进心中。

那边,林水冰又在打抱不平了。

“云轻烟,你挨着明灿哥干什么?你不知道明灿哥是语然的男朋友吗?你真是不要脸,当着大家的面也敢勾引明灿哥。”

言明灿眯了眯眼,沉声说:“你闭嘴!”

明明没有的事,林水冰都能说得有模像样的。

林水冰像是不敢忤逆他,嘀咕说:“本来就是。”

眼角余光看到赵德铭,她转而说:“二舅,云轻烟害死了外公,把她赶出赵家去。”

赵德铭不说话。

她接着又说:“要不是云轻烟偷了语然的钻石项链,这些事压根就不会发生。”

有因才有果,赵德铭想着是这个道理,在林水冰的怂恿下,就当真想把云轻烟赶出赵家了。

林水冰当即自作主张地打电话让佣人给云轻烟收拾行礼。

于是,几人回到赵家别墅,赵德铭就把云轻烟的行礼丢出别墅大门,同时把云轻烟也推了出去。

他用的力太大,直接致使云轻烟摔在地上去。

云轻烟本来也不想在赵家住,搬出赵家她并不觉得可惜。

只是,以这样的方式离开赵家,感觉就是一种侮辱。她不甘心。

林水冰像是想起了什么,在大门关上后,又拉开门跑了出来。

“云轻烟,你把钱还给我。”她上气不接下气的,生怕云轻烟跑了。

云轻烟爬起来,无视她的叫喊,然后走过去把散落一地的行礼捡起来。

林水冰趾高气昂说:“云轻烟,你的耳朵聋了吗?我叫你把钱还给我。”

云轻烟实在受不了,蔑视她一眼,说:“我什么时候欠你的钱了?”

林水冰“咦”了一声,“你装傻是不是?你把语然的钻石项链偷去卖了十五万,是我拿钱去赎回来的。那十五万,你难道不应该还给我吗?”

指使云轻烟做什么事,她都觉得像是理所当然的一样。

云轻烟冷笑,“你花了十五万去把钻石项链赎回来,恐怕安的是什么心,你自己心里清楚吧?”

“你……”林水冰扭曲着脸:“云轻烟,你到底给不给?”

云轻烟一耸肩,“都已经用了,怎么给?”

“才一天的时间你就给花了?”林水冰感觉不可思议。

“是啊!花了。”云轻烟看她生气,更是故意气她。

林水冰举起手来要打人。

云轻烟眼疾手快地抓住她的手腕,“林水冰,你真的觉得我很好欺负吗?”

林水冰瞪着眼,“云轻烟,你不得了了,还敢反抗了?”

“真是笑话,难不成我还要把脸送上去给你打?”

林水冰磨了磨牙,“云轻烟,你把钱还给我。”

那好歹是十五万,她怎么能随便让云轻烟吞了呢?

“你借给我的吗?”云轻烟反问。

“帮你把钻石项链赎回来,难道不算是借给你的吗?”林水冰的理由还挺正当。

云轻烟若有所思地看着她,“的确是你赎回来的,我一定会好好感激你的。”

“我不要你的感激,你把钱还给我就是了。”林水冰一而在再而三的要钱。

“林水冰,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那钻石项链到底是怎么回事?你应该比谁都清楚。”

从林水冰的言行来看,云轻烟不难猜测,那钻石项链的事就是林水冰整出来的。

“我清楚什么了?”林水冰一点都不承认。

她还想缠着云轻烟要钱,赵连燕冷不防出来喊她,瞧那神色想必是要预谋什么事。

林水冰大概知道赵连燕要干什么,临走前,威胁说:“云轻烟,我请你赶紧去把钱给我拿来,否则我饶不了你。”

“我也饶不了你。”迎着林水冰狠毒的眸子,云轻烟一点不害怕。

重生一次,云轻烟就没有想过要委曲求全。

于是,拉着行李箱,她去酒店找了一个地方住下,立马就奔警局去。

既然有人要冤枉她,那就瞧瞧她是不是好惹的。

墨香文学app下载

墨香文学客户端上线了

扫码二维码下载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