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登录

素来情深,向来缘浅

023死不瞑目

作者:梵玉分类:现代言情字数:2040更新时间:2019-01-09 21:27:15

病人怕吵,可林水冰还不住口。

赵老爷子指着她,忽然换不过气来。

只是,林水冰挨云轻烟站着,在场的人就自然而然地以为赵老爷子是被云轻烟的所作所为气到了。

赵德铭发现不对劲,急促地喊:“爸,你怎么啦?爸。”

想起什么,他赶紧朝赵连燕说:“姐,你快,快去叫医生。”

“哦!好。”赵连燕被吓到了,呆了呆才回答。

只是,她才转身出去,赵老爷子就瞪着眼睛直挺挺地往后仰,而他抬起来的手也落了下去,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爷爷……”云轻烟失声喊。

不管赵老爷子是不是她的爷爷,她心底对赵老爷子都潜藏着一份关心。

林水冰不准她接近赵老爷子,猛地将她拽过来,“云轻烟,你给我滚,你看外公都被你气死了。”

云轻烟踉跄了一下,反手就一巴掌甩过去,“该滚的是你。”

到现在,林水冰都还认识不到她自己的错误。

那巴掌甩出“啪”的一声脆响,疼得林水冰脑袋“嗡嗡嗡”的,脸也微微肿了起来。

云轻烟是真的恨她,所以下手才不留情。

林水冰疼得大叫,本能地捂住脸,“云轻烟,你找死啊!你为什么要打我?”

医生这时奔进病房,严肃地让病房里的家属出去。

林水冰想找云轻烟的麻烦,也在这时被打断。

众人出去后,赵德铭在走廊里不住地来回踱步,后悔万分的样子。

的确,赵老爷子生病住院,他就不该带着人来打扰赵老爷子。

赵连燕伸长脖子在门缝里看,口中嘀咕:“这可怎么办啊?爸可不能有事啊!”

这话听着还挺关心赵老爷子,可她紧接着说:“爸手中有赵氏集团百分之三十五的股份,他都还没说那股份要怎么分,要是就这么撒手西去了,我岂不是什么都得不到吗?”

赵德铭瞪她一眼,没好气说:“你就只会盯着爸的钱。”

赵连燕嗤之以鼻,“你难道不是吗?你敢说你就没有打爸的股份的想法?”

赵德铭哼了一声,不说话。

赵连燕说:“你看爸今晚要是有一个好歹,大哥能饶得了你?”

赵德铭黑沉着脸,“你这意思是全是我的责任了?”

赵连燕鼻中一哼,把脸转到一边去。

整治云轻烟的时候,她冷眼旁观,甚至还放任林水冰瞎咧咧,等到出什么事了,就没有她一点责任了。

隔不远处,赵语然靠在言明灿的胸前,抽噎地哭,“怎么办啊?明灿哥,爷爷可千万不要有事啊!要是爷爷……发生什么意外,我怎么能原谅自己呢!”

言明灿安慰地拍拍她的肩膀,“没事的,会没事的。”

赵语然哽咽说:“都怪我,要不是我追究项链的事,爷爷就不会……呜呜呜……”

她哭得厉害,言明灿轻拥着她,耐心地开导。

那一幕幕落入云轻烟的眼中,搞不懂为什么,云轻烟的心疼得一阵一阵地抽搐。

爱!对言明灿深深的爱!

哪怕换了一个灵魂,那感情也潜藏在心底,无法忘记。

原来爱一个人是这样的感觉。

前世今生,云轻烟才有所体会。

她当时嫁给石磊,只是觉得石磊关心她,她对石磊有一些好感而已。倘若她那会知道爱是怎样的,那她一定不会嫁人。

太辣眼睛了,也太痛苦。云轻烟强迫自己别开眼,不去看那一对恩爱的情侣。

然而,她没有注意到的是她的视线才转移开,赵语然就悄然朝她看过来,那眼中尽是恶毒。

病房里,医生的心脏复苏器一次一次地施展。

但大家焦急地等了半个小时后,医生就出来宣布:“经抢救无效,病人已经死亡。”

这真是一个晴天霹雳。

霎时,所有人都呆愣着,难以接受。

医生叹了一气,收拾起医疗工具走人。

众人惊醒过来后,赵连燕不住地说:“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爸怎么就死了呢?”

赵老爷子死了,她梦寐以求的股份,大概就落不到手中了,或者想要拿到也非常艰难。

几人挤进病房里去,看见头上已经盖上白布的赵老爷子,“哇”的一声就哭起来。

云轻烟站在最后面,感觉手脚都是冰冷的。

这就是豪门争夺财产的结果。

赵老爷子对原主好,什么都罩着原主,所以所有人都担心她会拿到赵老爷子的股份;所以但凡有一点能够踩扁她的机会,他们都不放过;所以他们大晚上的相约来医院,让赵老爷子看到她的“真面目”。

现在好了,把赵老爷子害死了。

云轻烟心中的恨一波接一波地冒出来。

如果她先前因为血缘关系而愿意与这些人生活在一起,那么她现在连看他们一眼都觉得脏了自己的眼睛。

林水冰和赵语然都哭得很惨,好像她们对赵老爷子的死有多么伤心似的。

赵德铭和赵连燕也不例外,但二人边哭边数落,话里话外都能够听到对赵老爷子的财产的贪婪。

云轻烟没哭,言明灿也只是静静地站在后面。

感觉到云轻烟的反应奇特,言明灿不禁向她看来。

云轻烟察觉到他的视线,瞥了他一眼,就转身想要出门去。

原本云轻烟是想要安静一下,哪知林水冰好死不死地跑过来揪住她,脸上挂着眼泪,愤怒说:“怎么?云轻烟,你想逃了吗?把外公害死了,你就想逃了吗?”

云轻烟气恼地反驳:“林水冰,爷爷是我害死的吗?你怎么不摸摸你自己的良心说?”

今夜说话最多的就是林水冰,要不是林水冰吵得厉害,估计赵老爷子也不会被气到。

但云轻烟的话还没有说完,脸上就“啪”的被人打了一巴掌。

云轻烟捂着脸,抬眼看去,打她的竟是赵德铭。

赵德铭打了人,还怒不可遏地指着她数落:“你个该死的,要不是你偷了语然的钻石项链,今天晚上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

他一个劲地让云轻烟被黑锅,云轻烟气不过地喊:“我没有……”

“你还不承认?”赵德铭暴怒地将拳头揍到云轻烟的身上。

墨香文学app下载

墨香文学客户端上线了

扫码二维码下载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