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登录

素来情深,向来缘浅

022不择手段

作者:梵玉分类:现代言情字数:2234更新时间:2019-01-09 21:26:11

“没做过的事,我为什么要承认?”云轻烟倔强地仰起头,哪怕赵德铭的眼中喷火,她也毫不畏惧地直视过去。

被众人排斥,她站在客厅中,给人孤零零的感觉。

然而,她傲然挺胸的样子又让她彷如寒冬腊梅一样,虽孤独,却孤傲。

言明灿恍惚看到了一个不一样的云轻烟。

“没做过的事?”林水冰嗤笑一声,“那你以前做的那些事,你不是也不承认吗?”

“我以前做什么了?”云轻烟头疼地问,貌似原主做的事现在全都得她背着了。

林水冰冷不防从手提包里拿出一叠早已准备好的照片来,愤恨地朝云轻烟砸过去,“你自己看吧!有够丢人的,我都不屑于说。”

云轻烟把那一叠照片接在手中,低头一看,震惊得瞪眼。

只见照片上,原主穿着蕾丝文胸和内裤,肤色洁白,身材妖娆,双腿修长;而在原主不远处的桌前,言明灿惊愕地站着。

云轻烟翻看着照片,一张,两张,三张,全都是……

大概是用了原主的身体的缘故,她感觉像是在看自己一样,不由得脸颊羞红,恨不能找一个地缝钻下去。

林水冰鄙夷说:“怎样?看到那些东西,能想起来了吗?”

云轻烟无意中瞥见言明灿,正巧言明灿的视线转过来。

四目相对,她立即窘迫得别开脸。而那边,言明灿像是知道照片上的“景象”,也是有些不自在的感觉。

赵连燕观察了出来,嗔怒说:“水冰,你干什么呀?你外公不是说了吗?那件事不准再提了。”

林水冰不以为然,“外公就是偏袒云轻烟,云轻烟做出了那么丢脸的事,就该把她赶出去才对。”

赵语然在这时哽咽地发话:“爸,你可得帮我做主啊!轻烟以前做的那些事,爷爷说不追究,我也就不追究了。可是她今天……竟然把我的钻石项链偷去卖了,那是明灿哥送给我的,我自己都舍不得戴,说什么我也不答应。”

又扯到钻石项链上去了。

云轻烟收拾起看照片的羞窘心情,说:“赵语然,我没有偷你的钻石项链。如果说那串钻项链真是你的,那你是不是应该先查一下它是怎么跑到我房间的吗?”

没做过的事,说什么她也不会承认。

只是,赵语然加重了哭声,赵德铭就觉得她受委屈了。

赵德铭苦于离云轻烟有些远,巴掌甩不过去。

他红着眼朝云轻烟怒吼:“云轻烟,你给我跪下。”

他身为云轻烟的父亲,不查明事情的原委,居然就把偷窃的罪名安到云轻烟的身上了。

云轻烟退后一步,“我不!我压根就没偷她的钻石项链,为什么要我跪下?”

“你敢忤逆我?”

云轻烟又退后一步,说:“我没有以前的记忆,所以那串钻石项链在我的抽屉里面,我就以为是我的了。现在看来应该是有人故意要陷害我。”

“还会有人陷害你?”赵德铭完全不信。

林水冰像是怕云轻烟争辩,赶紧说:“二舅,云轻烟是什么德性你又不是不知道,她会承认才怪呢!”

赵语然及时补充:“亏爷爷还那么相信她,要是让爷爷知道她偷东西,恐怕爷爷就不会再被她的花言巧语蒙骗了。”

“对,把云轻烟拉到外公面前去,让外公看看她的真面目。”

林水冰和赵语然一唱一和的。

在昨天和林水冰的谈话中,云轻烟知道那个传说中的爷爷已经生病住院了。

老人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

可是,赵家这几人,想一出是一出。林水冰提议把云轻烟送到赵老爷子的面前去,赵德铭觉得可行,就强行把云轻烟拉着去了。

途中,言明灿难得开口阻止。

赵语然一看言明灿有要帮云轻烟说话的趋势,就立马楚楚可怜地哭起来。

深夜十一点,病房里的安静被赵家突然闯进的几人打破。

满头白发的赵老爷子躺在病床上,鼻孔里插着氧气管,呼吸虚弱的感觉。

“进去。”赵德铭推了云轻烟一把。

云轻烟一个踉跄,差点跌倒。

赵老爷子睁开眼睛,看见出现在眼前的云轻烟,惊喜说:“轻烟,你来了吗?”

他朝云轻烟伸手。

那形容枯槁的手映入眼帘,云轻烟愣了一下,无意识地抓住他的手。

老人的手很温暖,跟她的手握着,一股暖流就涌入了心底。

大概是原主的感情作祟,云轻烟的鼻头酸酸的,喊了一声:“爷爷。”

赵老爷子有气无力地说:“轻烟,你的身体都好全了吗?还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云轻烟摇头:“没有。”

赵老爷子满意地微微一笑,将视线朝进来的几人看去。

赵连燕见他看到自己,立马笑容可掬地说:“爸,我已经按你说的把轻烟接回家去了。”

果然不出云轻烟所料,赵连燕去接她出院,不是出于真心,而是有人强迫的结果。

赵老爷子欣慰地点头,“好。”

“妈,你们也真是的,磨磨唧唧的干什么呀?”林水冰念叨着推开赵连燕,走上前去。

赵老爷子还没开口询问,她就开门见山说:“外公,我们今天来是想告诉你,云轻烟偷语然的钻石项链。”

“什么?”赵老爷子有些受刺激,他生平最恨偷窃的人了。

“我没有。”云轻烟真是恨林水冰那张嘴,明明没有的事都能说得那么理直气壮。

“没有?”林水冰冷嘲,“你敢说你没有拿那串钻石项链去卖了十五万吗?”

云轻烟倒是奇怪了,她卖了多少钱,林水冰居然知道得一清二楚。

赵老爷子看着云轻烟,“轻烟,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他想听云轻烟解释,却料云轻烟还没有开口,林水冰就把云轻烟拉到一边去,巴拉巴拉地说话。

赵连燕在旁边帮腔,以证明林水冰说的是事实。

赵语然时不时地哭几声,表明她有多么的委屈。

赵德铭黑沉着脸,埋怨说:“爸,你总是在帮轻烟,可是她的品行你也看到了,不仅不择手段地去抢她姐的男朋友,还连偷窃这种事都做出来了。”

“是啊!外公,云轻烟……”林水冰添油加醋地说着,一点不给云轻烟说话的机会。

“我没有,你们胡说八道……”云轻烟从没见过这么不讲理的人,冒火得想甩林水冰几巴掌。

“我们说的本来就是事实……”

林水冰无的放矢,一次一次地提议让赵老爷子把云轻烟赶出赵家去,好像云轻烟在赵家生活,碍着她什么事似的。

赵老爷子被吵得头昏脑涨,用了很力才说出一个“你”字。

云轻烟眼看不对劲,脱口喊:“爷爷。”

墨香文学app下载

墨香文学客户端上线了

扫码二维码下载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