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登录

素来情深,向来缘浅

021就是她偷的

作者:梵玉分类:现代言情字数:2141更新时间:2019-01-09 21:15:41

这还叫不高吗?带一个孩子要两个人,特么加起来就是一万六了。

她就算是租了房子后剩几万,那也不够开几个月的工钱,更何况她还要负责生活费和孩子的尿不湿以及奶粉钱。

云轻烟气恼地鼓起腮帮子,不想再跟那个有钱人说话。

想她以前上班,一个月累死累活的也只有四、五千块钱的工资而已。

黄一峰剑眉微挑,“怎么啦?”

像是觉得云轻烟好玩一样,逗着云轻烟,他的心情就不错。

云轻烟语气生硬地说:“不用了,我到时候一个人就可以了。”

“一个人?”黄一峰诧异之下,深邃的眼中都闪现出了亮光,“那真是奇怪了,赵家的二小姐居然会带孩子?”

没有男朋友,没有结过婚,更没有生过孩子,这样的女人会带孩子?

云轻烟的行为的确不得不让人怀疑。

“不用你管。”这句话都快成为云轻烟的口头禅了。

“那行,你自己掂量着办。”

黄一峰像是很好说话的样子。

可是,云轻烟总觉得他腹黑得像一头狼。

云轻烟掂量着办的方式是先给黄一峰转九万块钱,然后把房子租了立马就来带孩子。

黄一峰不缺那点钱,但奇怪地就是不拒绝,云轻烟给他钱,他就似笑非笑地接受。

……

快天黑的时候,云轻烟才回到赵家。

她到是不想回来,可她作为一个单身女子,也不适合在黄一峰的私人别墅留宿。

可她怎么也想不到一向不得安宁的赵家,今夜更是乌烟瘴气。

林水冰在她进门后,立马气势汹汹地指着她,朝赵德铭说:“二舅,云轻烟回来了。”

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赵德铭气得脸都黑了。

云轻烟看了看客厅里的几个人,一脸的蒙圈。

客厅里,除了赵德铭、赵连燕和林水冰,还有言明灿和一个楚楚可怜的美女。

赵德铭来回踱着步子,怒不可遏说:“云轻烟,你做的好事。”

云轻烟思索一下自己做了什么好事,摇头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为了避免被赵德铭的怒火波及,她很聪明地离赵德铭远一些。

“哼!你还装蒜。”林水冰把一个盒子猛地搁置到玻璃茶几上,“你看这是什么?”

云轻烟投目看去,不由一愣。那不是她今天拿去商场变卖的钻石项链盒子吗?怎么回来了?

她万分不解,原主的东西,她想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还挨着谁的眼了?

林水冰义愤填膺说:“就是她偷的,要不是我的一个朋友告诉我她卖项链的事,我们都还蒙在鼓里呢!”

“偷?”

“偷”这个字太侮辱人了,云轻烟不爽地朝她看去,“你什么意思?”

林水冰趾高气昂地哼了一声,“你还不想承认吗?你说,这条项链是不是你拿去商场卖了的?”

为了让云轻烟看得清楚一点,她把盒子打开,故意把在灯光下闪耀着光芒的钻石项链递到云轻烟的眼前。

云轻烟看了个清清楚楚。可是,她卖那条钻石项链与他们有什么关系吗?

旁边,跟言明灿坐在一起的那个女人哭哭啼啼的,好像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林水冰安慰说:“语然,你别难过了,我一定会让她自己承认的。”

赵语然抽了抽泣,又捂着脸哭。

云轻烟看情形,就大概猜出了那女人的身份——赵语然,即将跟言明灿订婚的赵德铭的大女儿,前些天说是心情不好出去旅游了。

赵德铭气得胸口不住地起伏,咆哮说:“云轻烟,你说,你为什么要把语然的钻石项链偷去卖了?”

这说法还真是劲.爆。

云轻烟顿时吃惊得瞪眼,“你说啥?”

她偷了赵语然的钻石项链?她什么时候偷赵语然的钻石项链了?那钻石项链不是在原主的房间找到的吗?别人的东西还会跑到原主的房间里来?

一系列的疑问在脑中闪现着,云轻烟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赵德铭看她不顺眼,拳头不住地捏紧,“你耳聋了还是怎么的?还要老子重复二遍吗?”

言明灿轻轻安抚着伤心的赵语然,抬眸朝云轻烟看来。

但他没有说话,单是作为一个旁观人一样看着事态的发展。

林水冰觉得自己表达得要清楚一点,帮腔说:“云轻烟,你说这钻石项链是不是你拿去商场卖了的?”

自己做过的事,云轻烟不想否认,于是说:“是啊!怎么啦?”

“怎么啦?呵!”林水冰冷笑,“你以为这是你的吗?这是语然的钻石项链,你知不知道?而且是明灿哥送给语然的。”

云轻烟目扫一周,懵懂说:“这钻石项链不是在我的房间吗?怎么就变成赵语然的了?”

林水冰眼中得逞的笑意一闪而过后,转脸朝赵德铭说:“二舅,你看云轻烟承认了吧?她把语然的钻石项链偷去卖了。”

“你这不是偷换概念吗?”云轻烟气不过地驳斥,钻石项链是她卖的,但不见得是她偷的。

“什么偷换概念?不是你的东西,你拿去卖了,就是偷。”林水冰凶巴巴的。

看着林水冰讨好赵德铭,赵连燕一句话都不说。

云轻烟的怒气也冒了上来,“林水冰,你说话别那么难听,那钻石项链是在我的房间找到的,请问不是我的东西,怎么会在我的房间呢?”

“你说得倒是好听,谁知道是不是你去语然的房间偷的?语然去旅游,你趁她不在,然后又嫉妒她即将和明灿哥订婚,所以就去把明灿哥送给她的钻石项链偷去卖了。”

“林水冰……”

没有原主的记忆,云轻烟忽然发现她好像倒霉地被林水冰陷害了。

她昨天把林水冰赶出自己的房间,林水冰当场就表示要她好看,看来这应该就是林水冰的手段了。

“哼!要不是我速度快一点,恐怕语然的钻石项链就会被商家卖了吧!二舅,云轻烟做出这事,绝不能轻饶了。”

赵德铭在她的怂恿下,怒火升腾而起,“云轻烟,你还真是不知好歹。老子还想你出院以后安安分分的做人,你以前做的那些事就不加追究了,没想到你居然连偷东西这样的事都做得出来,简直是丢我赵家的脸。”

“我没有偷!”云轻烟真是冤枉。

“你还狡辩?”赵德铭的音量一下提高了两个八度,仿佛一头汹涌的猛兽就要扑面而来。

墨香文学app下载

墨香文学客户端上线了

扫码二维码下载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