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登录

素来情深,向来缘浅

019寻事生非

作者:梵玉分类:现代言情字数:1995更新时间:2019-01-08 22:08:11

云轻烟不爽地皱眉。

林水冰看了看她,惊讶说:“云轻烟,你还真没死啊?”

这话一说就叫人反感。

云轻烟冷瞥她一眼,“你是谁?”

“切!”林水冰嗤了一声,又走近两步,“我妈说你失去记忆了,看来是真的?”

“你有事?”不友好的人,云轻烟也不欢迎。

林水冰夸张地叫了一声,“你什么意思?想赶我走啊?云轻烟,你住了两个多月的院,就以为你脱胎换骨了吗?我呸!”

“你是特意来找事的?”云轻烟直接问。

“你管我呢?”

给云轻烟的感觉,林水冰压根就没把她放在眼里。

云轻烟不给她脸,说:“这是我的房间,没事的话,请你出去。”

“你……”林水冰像是从来没受过这样的气,看云轻烟冰冷的脸色,火气就冒了上来,“云轻烟,你以为有外公罩着你,你就了不起啊?我告诉你,外公已经生病住院了,过不了多久,你就没有靠山了。”

喊云轻烟的爷爷为外公,那就是赵连燕的女儿林水冰了。赵连燕带云轻烟回来的时候,云轻烟听赵连燕介绍过。

林水冰随即嘀咕:“切!外公也真是的,既然你跳楼自杀,那就成全你,让你死呗!还花那么大的力请国外的专家把你抢救过来,真是多余……”

“你说什么?我……跳楼自杀?”云轻烟至今还没查过原主是怎么死的。

没有原主的记忆,她在这个家里也不受欢迎,自然而然的也就没心情去向别人打听了。

林水冰蔑视着她,“难道不是吗?云轻烟,瞧你也不撒泼尿照照镜子,还想跟语然抢明灿哥。哼!你就死了那条心吧,就算是你死透了,语然还是要和明灿哥订婚的。”

“啥?”云轻烟一脸的蒙圈,原谅她脑子不够用了,她还真不知道林水冰说的和她有几毛钱的关系。

林水冰傲然不再解释,化着烟熏妆的眼睛斜睨到地面上,“咦”了一声,盯着那几个袋子,说:“云轻烟,你把衣服都整理出来干什么?”

说完她又自作聪明地猜测:“哦!你是觉得没脸在这个家再呆下去,想要搬出去住了吗?”

云轻烟不想搭理她。她又说:“呵!真好,要搬你就快搬,我真不想看到你呢!”

“我也不想看到你,你请吧!”云轻烟把门拉开,毫不客气地请林水冰出去。

林水冰难堪地咬了咬牙,警告说:“云轻烟,你给我记着,敢跟我这么说话,有你受的。”

“是吗?”云轻烟无所谓地耸耸肩。

把林水冰“请”了出去,云轻烟才觉得耳根子清静一点。

只是,听了林水冰说的那些话,搞不懂为什么,她的脑袋竟然刺痛了起来。

天已经黑了,想着今天也没法把那些衣服拿出去处理,她就躺到床上去睡觉。

……

不知是怎么回事,云轻烟睡梦中又到了那间暗黑的屋里。

她在屋里徘徊了一会,就看到被蓝光包围着趴在大理石台上的女人。

那女人察觉到她的到来,慢慢地撑起身,同时声音哽咽地念叨:“我要出去,我要出去……”

云轻烟伸手去碰那蓝光包裹成的帷幕,一阵强电流袭来,疼得她赶紧收手。

“这是怎么回事?”她诧异地问。

蓝光将她和那女人隔开,她进不去,而那女人出不来。

那女人掩面哭着,泣不成声。

云轻烟看她伤心得厉害,歉意说:“抱歉,我好像用了你的身体。”

那女人抬头看她,难过地质问:“你干嘛要抢我的身体?”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云轻烟的确也想不通自己怎么就借用她的身体重生过来了。

那女人哭了一会,情绪稍稍平静,说:“你叫什么名字?”

“云轻烟。”

“云轻烟?”女人诧异地重复。

紧接着,她就断断续续地把自己的事说了出来。

云轻烟这才知道,原来她和那女人同名同姓。可能就是这个原因,她才有幸借用那女人的身体重生。

那女人是赵氏集团赵董事长的孙女,只是,她随母姓,姓云。

此前,别人直呼“云轻烟”这个名字时,云轻烟还觉得奇怪,原主竟然不姓赵。

据说那女人的母亲是乡下人,多年前她的父亲受伤失去记忆,被她母亲救了后,两人相恋,然后她母亲怀了她。

但让人想不到的是她还没出生,她父亲的家人就找上门来把她父亲接走了。

她母亲生下她后,独自抚养她在村里住了三年,最后被村里人议论得受不了了,才鼓起勇气带着她去城里找她父亲。

而她母亲这时才知道她父亲已经恢复了记忆。

只是,恢复了记忆的父亲有他自己的家庭,也有他自己的孩子。她母亲知道后,悲痛欲绝,抱着她在赵家的别墅前哭了一天一夜。

赵董事长感谢她母亲救了她父亲,同时也同情她母亲,最后请求她母亲把她留在赵家。

但不知是什么原因,她母亲竟然在第二天从赵家的别墅楼上跳了下来。

那女人说到这里,泪如雨下。

云轻烟听得鼻头酸酸的,安慰说:“你别太难过了,你妈妈在天有灵,也会希望你高高兴兴的。”

那女人摇着头,哭得不能自己,“你不知道,妈妈从楼上摔下来,满身都是血,她眼睛睁得大大的,死不瞑目。”

算下来,她那时才三岁,她母亲死时的模样她还记得清清楚楚,足以见得那件事对她的刺激相当的大。

那女人抽噎了几声,又说:“我不相信妈妈会自杀,妈妈那么爱我,她怎么舍得丢下我呢?”

“那你妈妈……”

“妈妈一定是被人害死的。”那女人肯定地说罢,含泪的双眼盯着云轻烟,一点凌厉之色溢出,“你把身体还给我,我要报仇!”

“我……”云轻烟无言以答,她该把身体还给她吗?可她又该怎么还呢?

那女人一激动,冷不防就朝她扑过来。

墨香文学app下载

墨香文学客户端上线了

扫码二维码下载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