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登录

素来情深,向来缘浅

015寻事生非

作者:梵玉分类:现代言情字数:2200更新时间:2019-01-07 21:07:38

让云轻烟想不到的是黄一峰所谓的生日礼物竟然是她。

黄一峰给秦老爷子祝寿,直接就把她推了出去。

站在秦老爷子的面前,被无数双眼睛盯着,云轻烟左右觉得不自在。

秦老爷子对她的衣着相貌打量了好一会儿才问:“你叫什么名字?”

“云轻烟。”云轻烟别扭地回答。哪怕秦老爷子慈眉善目的,她也觉得秦老爷子的眼神相当犀利。

“云、轻、烟?”重复出她的名字,秦老爷子的表情那叫一个惊讶。

这不仅让云轻烟想起黄一峰初次知道她的名字时那惊奇的模样。

难道她的名字有什么奇特的地方吗?

秦老爷子若有所思地看着她,好半天都不说话。

直到云轻烟呆不住地想逃离开时,他才冷不丁地叹了一口气。

秦老爷子的视线转到黄一峰的身上,语气满是恨铁不成钢的感觉:“一峰,你怎的就这么死心眼呢?”

黄一峰无所谓地一笑,“爷爷,哪有的事,你不要想得太多,只是巧合而已。”

“你呀你!让你找个媳妇就那么艰难吗?”

很明显,秦老爷子并不觉得云轻烟会成为黄一峰的媳妇。

“哪里啊!爷爷,今天是你的八十大寿,你要开心。你看我不是按你说的做了吗?”

黄一峰这说法,直接承认了他带女人回来是秦老爷子的意思。

秦老爷子不以为然地哼了一声,“你可不要欺负人家小姑娘。”

黄一峰顶撞说:“哪里是小姑娘了?”

反之,不是小姑娘,他欺负也无所谓了。

秦老爷子拿黄一峰没办法,转而朝云轻烟说:“这臭小子要是欺负你,你就告诉爷爷啊!”

云轻烟愣了愣,木然地回:“嗯好。”她没有给秦老爷子送礼物,秦老爷子反倒是递给她一张卡,说:“爷爷老了,想买什么也走不动了,这卡里有十万,拿去买一些东西吧!”

“啊?”云轻烟错愕地看着他,不敢接。

“拿去啊!就当是零花钱了。”

这零花钱对云轻烟上辈子来说,那是一年多的工资。

有钱人花钱果然是豪迈。

只是,云轻烟有自知之明,

摆了摆手,“爷爷,不,不用了。”

“拿着啊!”秦老爷子很执着。

看云轻烟还在僵持,黄一峰开口说:“让你拿着你先拿着吧!”

“我……”云轻烟还想拒绝,瞄了一眼黄一峰的眼神,只好半推半就地接在手里。

秦老爷子好像看出了什么,嗔怒地瞪了黄一峰一眼,“一峰,你个臭小子,人家姑娘没招你惹你的,你可别欺负人家啊!”

应该是对黄一峰比较了解,所以他对黄一峰的所作所为才多了一些担心。

黄一峰撇撇嘴,“爷爷,你这话都说了三遍了,不嫌烦吗?”

在秦老爷子的面前,他霸道总裁的形象完全崩溃。

这时,一人突然从外面冲进来。

保安追在他的后面,不住地喊:“站住!站住……”

大厅里的宾客如云,那人撞倒了几人,场面一下就乱了。

云轻烟回头看时,那人已经速度极快地奔上了高台。

“黄一峰,你赔我保险费。我老婆意外死亡,你为什么要耍赖?不是说太峰保险公司是最讲信用的吗?我呸!我一而再再而三的去你们公司要保险费你都不给,到底是什么意思?”

虽然离得远,但云轻烟一听就知道是石磊的声音。

还真是想不到,石磊为了那意外死亡保险费,连人格都不要了。

许多人朝石磊看去,不住地议论:“那是谁呀?要什么保险费?”

石磊又继续喊:“黄一峰,要是没钱你开什么保险公司?骗钱吗?哼!我告诉你,你要是不把保险费给我,我跟你没完……”

就黄氏集团在全海的地位来说,石磊这么一闹,不仅丢脸,而且还可能会引起股市的动荡,不能说不严重。

黄一峰先前跟秦老爷子玩笑的脸色一下沉了下去。

他给保镖路泽使了一个眼色,路泽微微点头,随即离开酒店。

保安抓住石磊,想把石磊拖出去。

“放开我,你们放开我。今天要是拿不到保险费,我誓不罢休……”石磊又蹦又跳的,那几个保安不小心还被他揍了几拳。

云轻烟看着石磊丑恶的嘴脸,恨得牙痒痒。

原本不看见石磊,她都对石磊恨得不行。现在看石磊用她的死来赚钱,她更是恨不能揍死石磊。

石磊像跳梁小丑一样高声喊:“你们要我离开很简单啊!把保险费赔给我就行了。四百多万啊!黄一峰,你要是敢吞了,我要你吃不了兜着走……”

石磊的力气很大,保安拖他下高台,他抓住一根柱子就死死地抱着不放了。

黄一峰深邃的眸子斜睨向云轻烟,那其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云轻烟知道石磊的闹腾与自己有关,要不是她去找黄一峰,黄一峰也不至于会招惹这样的麻烦。

但她不后悔,让石磊竹篮打水一场空是她最初步的报复。

石磊害她死在产床上,还想用她的死去赚钱,是可忍孰不可忍,不让石磊得到应有的下场,她绝不会放过石磊。

黄一峰见她不说话,说:“据我所知,你和这人没有任何关系。那你怎么会对他所做的事那么上心呢?”

云轻烟一听就知道他把自己现在的的底细查个一清二楚了。

“打抱不平不行吗?”云轻烟扯着借口。

“哦?”黄一峰怀疑地“哦”了一声,反问:“你看起来像是一个爱打抱不平的人吗?”

云轻烟不知道怎么回他,好在警察走了进来。

石磊还想闹,警察直接把手铐铐到石磊的手腕上。

石磊傻眼了,不服地喊:“你们为什么要抓我?我来要保险费有错吗?”

不管他有没有错,警察呵斥了他几句,就硬是把他带了出去。

一场闹剧基本上在石磊被带出去后,就被人抛到了脑后,甚至没有人议论。

有人上台主持,宴会又继续。

云轻烟穿得太普通,不多时就被几个眼红的女人嘲讽。

“瞧,那是谁呀?穿成那样,怎么会有脸站在黄少的身边呢?”

“真是没有自知之明,要是我直接就找个地方钻下去了。”

“就是啊!黄少是看上她哪里了?”

“黄少一般不让女人靠近,也不知她是用了什么手段……”

云轻烟无意中听到她们的谈话,或者说她们就是故意说给云轻烟听的,目的就是想让云轻烟难堪。

云轻烟对争男人不感兴趣,不舒服地往外走。

却料,她还没走出大门,就在门口遇到前来祝寿的言明灿。

墨香文学app下载

墨香文学客户端上线了

扫码二维码下载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