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登录

素来情深,向来缘浅

013出院

作者:梵玉分类:现代言情字数:2240更新时间:2019-01-06 20:45:22

“后天我爷爷八十大寿,到时候你跟我一起回去。”黄一峰在电话里命令似的说。

“啊?”云轻烟迷茫了好一会,纳闷地问:“为什么要我跟你回去?”

跟黄一峰回去参加他爷爷的八十大寿,那其中的含义不得不让人想歪。

可是,她和黄一峰统共没见过几面,算不得有交情,所以她很是不解黄一峰那么做的意图。

“你不用知道。”黄一峰的声音磁性而冷酷,且带了点王者降临的霸气,不容人反抗。

还不用知道?

云轻烟无语地撇嘴,传言黄氏集团的总裁狂妄霸道,还真是诚不我欺。

她冷冷地回:“我要是拒绝呢?”

“你有拒绝的余地吗?”

云轻烟从黄一峰这语声中听出一点威胁的味道来,即将出口的话就硬生生地咽了下去。

那天,她把孩子抱走的事,似乎只有黄一峰知道。

那么,她是落了一个把柄在黄一峰的手上吗?

如此一来,黄一峰对她提的要求,她似乎就不能随便忤逆了。

***

云轻烟心不在焉地回到重症监护室,原本想休息休息,却料一抬眼就看到一个打扮时尚且化着精致妆容的女人站在重症监护室内。

她纳闷地顿住脚步。

那女人看见她,嘴角一咧,就笑容可掬地走过来,“轻烟,听说你醒了,我就立马从国外赶飞机回来看你了。”

云轻烟已经醒来很多天了,从国外赶飞机回来需要很多天吗?

显然,这人并不是真的关心她,而是迫于某种压力来医院做做样子。

“对了,你现在感觉怎么样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

“轻烟?”不见云轻烟回答,那女人又喊。

“你是谁?”云轻烟朝她问。

那女人一怔,仔细地观察观察云轻烟的神色,“轻烟,你怎么啦?怎么连姑姑都不认识了?”

“姑姑?”这原来是原主的姑姑吗?

云轻烟忽然发现一个问题,她叫她“轻烟”,那么就是说她和原主……同名吗?

那女人点头,“我是你姑姑赵连燕啊!”

云轻烟扶了扶额,没有原主的记忆,她还真是不知道这女人和她有几毛钱的关系。

赵连燕朝护士询问:“这是怎么回事?”

那护士摇头,“我也不知道。”

好像很关心云轻烟一样,赵连燕转眼就去医生办公室找云轻烟的主治医生询问情况。

结果主治医生来给云轻烟检查了一番,解释说是云轻烟伤到脑袋失去记忆了。

但对于云轻烟目前的身体状况,最好是回家去跟家人接触,才有利于她的记忆恢复。

按主治医生的建议,赵连燕当即就去给云轻烟把出院手续办了。

换了一个身份活着,云轻烟突然间见到原主的家人,整个人都是迷茫的。

她倒是不想回去,可她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自己该到哪儿去。

于是,不知不觉的,她就跟着赵连燕回到了赵家别墅。

直到脸上传来“啪”的一声脆响,云轻烟才陡然清醒过来。

她的身体本就虚弱,这重力一打,整个人直接就摔到地上去。

云轻烟疼得捂住受伤的脸颊。

抬眼看去,打她的是一个五十多岁的男人,好像她怎么得罪了他一样,他一脸的怒气。

男人怒不可遏地用手指着她,沉声说:“我告诉你,这是你两个多月前就欠下的。”

两个多月前,原主受伤住院。

这到是奇了怪了,他不关心原主就算了,还居然一见面就打人?

云轻烟替原主窝火,只是,现在疼的是她。

重生一世,她不再像以前一样软弱,体内多了许多反骨。

于是,她怒目朝那男人瞪去,质问:“你是谁?凭什么打我?”

“啥?”男人指了指自己,“你还连老子都不认识了?”

抓来一个鸡毛掸子,他又想往云轻烟的身上招呼。

“德铭,你这是干什么呀?”赵连燕连忙跑上前来,拉住赵德铭,阻止了赵德铭的再次动手。

赵德铭恼火说:“姐,你松开,这孽女做的那些丢人现眼的事,不打死她,不足以泄我心头的愤怒。”

这意思是云轻烟在医院没死,让医生救活了,反而给他添堵。

赵连燕说:“德铭,轻烟伤到脑袋,现在失去记忆,以前的那些事都记不住了。”

“记不住了?”赵德铭眼睛一瞪,“记不住了,那些事就可以当做她没有做过吗?”

云轻烟不知道原主做了什么灭绝人性的事。但是,既然原主受伤住了两个多月的院,那些事就不应该再计较了。

云轻烟站起身,“我做什么事了?”

她身形笔直,言语不卑不亢,与以前的形象,完全两样。

赵德铭稍微愣了一下,却又只当是云轻烟忤逆他的举动,转而怒气更盛,“你做了什么事,你难道不清楚吗?”

不管云轻烟怎么变化,他都看云轻烟不顺眼。

赵连燕在一旁看云轻烟要说话,赶忙阻止说:”轻烟,他是你爸,你别跟你爸顶撞。”

“是吗?”知道了对方的身份,云轻烟不禁冷笑。

按常理说,女儿受伤住院,身为父亲的工作再怎么忙,也应该去医院照顾照顾,甚至于将女儿接回来,而她这些天,压根就没见过这个父亲。

姑姑接她出院,这个身为父亲的男人非但不关心,还在客厅里等着收拾她,这算是哪门子的父亲?

渣父!

赵德铭的所作所为有违常理,就云轻烟以前的认知来说,她压根就想象不到还会有父亲对女儿这么残忍的。

但自从见识到了石磊家妈王秀英的毒辣后,她就没觉得有什么事是不存在的了。

赵德铭从她的冷笑中察觉出了一点鄙视的味道,脸部就扭曲了起来。

下一秒,他的鸡毛掸子就打到云轻烟的身上,”你个该死的,我让你笑!”

距离太近,云轻烟避让不开,本能地伸手臂搪住。

那一鸡毛掸子打在手臂上,立即出现一条青色的印记,疼得够彻底。

眼看赵德铭还要打,赵连燕赶紧抓住他的鸡毛掸子,“德铭,你就别发火了,轻烟才出院,要是把她打伤了,爸那里不好交代。”

赵德铭哼了一声,扯不动鸡毛掸子,直接对云轻烟拳脚相向,且说:“就是仗着有爸给她撑腰,她才无法无天的……”

“啊!”

云轻烟不慎被他踢了一脚,又摔到地上去。

眼看赵德铭冲上来,她吓得忙抱住脑袋。

危急时刻,一个男人忽然走了过来。

“伯父。”说话时,他挡住了赵德铭捏紧的拳头。

云轻烟两度摔在地上,仿佛受到震荡了一样,脑袋一下剧烈地疼起来。

失去意识之时,她好像听到了一声磁性而悦耳的呼唤:“轻烟……”

墨香文学app下载

墨香文学客户端上线了

扫码二维码下载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