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登录

素来情深,向来缘浅

007你躲什么躲

作者:梵玉分类:现代言情字数:2070更新时间:2019-01-04 23:17:16

刘珊珊无所谓地说:“录像啊!”

“刘珊珊——”石磊气得眼中都冒青烟了。

刘珊珊淡定地看着他,“你要是想独吞,那咱们就只有鱼死网破了……”

说话中,她冷不防看见云轻烟。

云轻烟跟她打了一个照面,心下一惊,赶紧走人,装着是从那里路过的样子。

那边,云琳给宝宝办了手续,又往医院交了钱,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宝宝就在医生的监护下,送去重症监护室了。

云轻烟没有立场来保护孩子,看到云琳帮她,心中欣慰不少。

她其实也想站出来,可就怕别人把她当成神经病。

有关保险费的事,她不死心,又出门去找黄一峰。

可她这次在黄氏集团大楼下面等到了晚上八九点钟,也不见黄一峰出来。

深秋的夜晚,街上冷冷清清的。

云轻烟颓废地走着,回想起这些天发生的事,不由得鼻头酸楚。

“嚓”,刺耳的刹车声陡然响起。

云轻烟惊得转过头,明亮的车灯刺着眼睛,难受得她噙在眼中的泪滚滚而落。

轿车停了几秒,车门打开,就有人从车上下来。

那是一个双腿修长的男人,穿着一身剪裁得体又高贵优雅的休闲西装,宛如天上下凡的神祗一样,高大挺拔的身躯自带一股摄人心魂的魅力。

“碰瓷?”男人醇厚的声音清冷得如同这深秋夜晚的凉意。

云轻烟愣了愣,才发现自己迷迷糊糊中竟然走到了十字路口,乍一看,还真像是故意出来碰瓷的。

可她刚想否认,身体就软软地倒了下去,直接坐实了她想碰瓷的“龌蹉”心思。

……

像是做梦一样,云轻烟醒来的时候,入目就看到一个帅气十足的男人站在落地窗前。

男人好像听到了她细微的动静,转过头来,清冷而凉薄的男音开启:“醒了?”

看清了他那张俊美无涛的脸,云轻烟喃喃唤了一声:“黄一峰?”

后知后觉之后,她蹭的一下坐起来,才发现自己躺在一张柔.软而舒适的大床上。

房间里布置精雅,摆设豪华,一看就是有钱人的住处,而不是酒店那种一成不变的陈设。

黄一峰询问之后,修长的双腿就缓步迈来,彷如从画中出来的一般,魅力十足。

可云轻烟没有心情去观瞻,满脑子想的都是她居然遇到黄一峰了,真是踏破鞋底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黄一峰斜飞入鬓的剑眉微微一挑,“瞧你迷茫的样子,难不成是想不起来发生什么事了?”

“啊?”云轻烟摇头,着急地想说石磊骗保的事。

恰这时,黄一峰双手撑到床沿上,近距离地看着她。

男人仿佛能够掌控一切的气息覆盖过来,云轻烟心头跳了跳,不觉惶然如受惊的小兔一般往后退开,想尽量地离他远一点。

“你怕我?”黄一峰看到她的举动,嘴边似有若无地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既然怕我,那你还敢大胆的来找我?”

看来,云轻烟在黄氏集团大楼下等他的事都已经传到他的耳朵里了。

但和云轻烟在办公室里见到他的感觉不一样,他现在说话似乎比较随意。

“我,我是……”从来没有和男人离得这么近,云轻烟的心脏紧紧地收缩着,声音都在打颤。

前世,她跟石磊结婚后,因为怀孕的关系,她和石磊都保持着一定的距离,哪像这男人一样肆无忌惮的凑近过来?

黄一峰眯了眯眼,冷不防在她耳边呼出一口炙热的气息:“瞧你这身材,我还算满意。”

“什么?”那暧昧的话让云轻烟唏嘘地又往后退。

两度退缩,致使她酸软的手臂支撑不住身体的重量,一个不慎,脑袋就往后仰去。

后面是床头板,脑袋被撞的话,估计会很疼。

于是,云轻烟不觉脱口惊呼:“啊!”

危急时刻,黄一峰忽地倾身,一把托住了她的后脑勺,避免了她悲催的下场。

黄一峰像是不满她的逃避,将她拽到自己怀中,不爽地嘟囔:“你躲什么躲?”

云轻烟惶然看着他,薄唇动了动,“我,我找你主要是……”

这距离太危险,她不禁担心黄一峰会做出什么突兀的举动来。

而正当她冒出这种想法的时候,下一秒,黄一峰果然抬起手。

但令她吃惊的是黄一峰竟然只是抚摸她额头受伤的地方。

那动作轻柔,指腹冰冰凉凉的。

云轻烟激灵地打了一颤,倒是想拒绝,又错愕地没有任何动作。

黄一峰迷人的桃花眼一眯,几许怒气溢出,“这是怎么打的?”

这口气冷得几乎能结出冰来。

那额头据护士说是原身从楼上跳下来摔的,现在都已经好得差不多了,就是还有一个不太明显的疤痕。只不过,云轻烟第一次去黄一峰的办公室时,用刘海遮掩着看不见,现在倒是被他发现了。

于是,云轻烟没有回答,单是直愣愣地看着他。

其实,和黄一峰没有任何关系,她就算是把自己前世今生的委屈说出来又能怎样?而她……并不喜欢把自己柔弱的一面在别人面前展示。

黄一峰盯着她的额头,眼神这时莫名地变得温柔起来,“疼吗?”

面对他这态度,云轻烟不禁起了一身鸡皮疙瘩。

她和黄一峰一点不熟悉,那么,黄一峰关心她是几个意思?

“不,不疼。”云轻烟应付着回答。

的确不疼了,就是偶尔会觉得头昏脑涨的。要不然,她也不会在大街上晕倒。

随即,黄一峰从床头柜的托盘中拿出大概是随时备用的药液和药棉。

云轻烟看得紧张,“不,不用,我没事了,都已经……好了。”

黄氏集团年轻有为、狂妄霸道,又狠绝冷酷的总裁为她擦药?太不可思议了。

云轻烟拒绝不了,想要自己动手,却又被黄一峰阻拦,“我帮你就行。”

黄一峰拿着药棉,蘸着药水就往她额头受伤的地方擦拭。

不知是不是错觉,云轻烟恍惚觉得他……像是把自己当做爱人一样捧在手心上呵护。

这真是让人难以理解,她和黄一峰没有任何关系,也没有任何感情,那么……是有什么其他的原因吗?

墨香文学app下载

墨香文学客户端上线了

扫码二维码下载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