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登录

素来情深,向来缘浅

003意外死亡保险

作者:梵玉分类:现代言情字数:3351更新时间:2019-01-03 22:36:08

目睹那产妇的脸,云轻烟心下一颤,双眼瞪得大大的。

太骇人了,她居然看到自己……死了。

旁边,婆婆“哇”的一声夸张地哭喊起来,“轻烟,你这是怎么了?轻烟,你快醒醒啊……”

云轻烟被她吵得定了定神,又定睛去看。

她的身体本就虚弱,一个不慎就站立不稳地往侧面栽倒。

恰巧这时,一个身材高大挺拔的男人从这里经过。

于是,云轻烟好死不死地跌进他怀里。而那情形恍惚一看,倒像是故意的一样。

男人深邃的眸子瞥过来,英气逼人的剑眉蹙起,一脸的不爽。

云轻烟下意识地抓住他的西服,避免自己摔到地上去。只是,她的身体软软的,怎么都站不起来了。

与此同时,有人惊呼:“天啦,那不是黄一峰吗?黄氏集团最年轻的总裁耶!”

“对不起,对不起,这是重症监护室的病人,我们已经找她很久了。”

不知从哪里冒出几个护士来,说话中就要来搀扶云轻烟。

“我,我不是……”云轻烟不想跟她们走,她还有许多疑惑想要寻求答案。

只是,她始终体力不支,挣扎中还是被那几个护士钳住了手腕。

也不知黄一峰是怎么想的,沉默了一阵,就把云轻烟抱去重症监护室。

重新躺回病床上,云轻烟在黄一峰要离开的时候,冷不防一把抓住他的手。

然后,让所有人都想不到的是她竟然抓着黄一峰的手放到口中咬。

“唔。”黄一峰疼得闷哼一声。

云轻烟体会到口中真实的触感,长长的睫毛慢慢地掀开,定睛朝黄一峰看去。

黄一峰离她很近,而她这时才瞧清黄一峰的长相。

不得不说,那是一张俊美绝伦的脸,五官深邃,线条流畅,宛如雕刻家手中的鬼斧神工之作,完美得几乎找不到一点瑕疵。

但,对于此刻的云轻烟来说,不管对方有多么的迷人,都不是她能够关注到的事。

“我还活着吗?”

一双清澄明亮的眼睛盯着黄一峰,她无比诚挚地开口。

对于这样的问话,任何一个正常人都觉得她像一个傻缺一样。

然而,对方没有嘲笑她,而是说:“想要知道你还活着没有,你不是应该咬自己吗?”

云轻烟愣了愣,觉得他说的有道理,当真拿自己的手放到嘴巴里咬。

黄一峰原本是在戏弄她,看到她这样的举动,倒是怔忪。

“呃,疼。”

体会到手上的疼痛,云轻烟松开嘴巴,盯着自己手指上的牙印看。

有感觉,她没死。

不敢肯定,瞧见卫生间的门,她爬起来就朝卫生间跑去。

卫生间有镜子,站在镜子前看到镜中那张陌生的脸,有那么半分钟的时间,云轻烟错愕地张着嘴,一脸的不敢置信。

好美!一头波浪形的栗色长发,瓜子脸,一字眉,大眼睛,俏鼻梁……这精致的五官,除了肤色苍白一点,还真是没有什么缺点。

可是,这是她吗?

忽然有些害怕,要是护士把医生叫来检查出这身体并不是她的,或者说被医生发现这身体已经换了一个灵魂,那可怎么办?

她不贪生,可她想看看自己的孩子。那才刚出生的孩子,她还一眼都没看过啊!

于是,在医生还没有来之前,她就先溜出门去。

新生儿科在另一栋大楼,云轻烟到了那里,从护士的口中问出孩子在哪一个保温箱,就站在厚重的钢化玻璃前,眼巴巴地望着。

好可怜,孩子才出生,小小的身体就离开妈妈的怀抱,而独自躺在保温箱里。

云轻烟看得心疼,鼻头酸酸的,难过得想哭。

到现在,她都还不知道石磊为什么不来?如果当时石磊来到妇产科,她剖腹产的话,就不会发生这些事了。

***

秋高气爽,夜风抚在脸上,柔柔的。

心情郁闷,云轻烟不知不觉中走到楼顶上去。

然而,她怎么也想不到会在这里看见石磊。

在离她几米远的地方有一个转角,石磊就在那里,而挨着石磊的还有刘姗姗。

看见刘姗姗倚靠在石磊肩上的那一幕,云轻烟身心都倍受打击。刘姗姗不是石磊的表妹吗?他们怎么可以有那样亲昵的举动?

“快,快,电话通了。”刘姗姗兴奋地催促。

石磊立即把手机放在耳边接:“喂,是李经理吗?”

“……”

“请问我老婆的保险费处理得怎么样了?”

“……”

“这人都死三四天了,还用得着怎么查呀?唉,我当初是相信你们太峰保险公司才会买你们家的保险的,没想到你们家做事这么拖拖拉拉的吗?”

保险?

云轻烟听在耳中,满是诧异。她什么时候买保险了?而且还是意外死亡保险?

那边,石磊听了对方的回答,又说:“行行,那我再给你们三天的时间,别忘了,我买的是意外死亡保险,保险费处理下来,绝对不会低于四百万。”

怕对方不会算账,石磊还着重提醒。

四百万?

云轻烟脚下站立不稳地晃了晃。

他们家的条件不好,平时都是省吃俭用的,怎么可能有那么多钱来买保险?而且还是意外死亡保险?

就云轻烟自己来说,她从来不喜欢买保险,觉得都是浪费钱。

那么,就是石磊自作主张地给她买的了?那石磊为什么要给她买保险呢?

在医院生孩子,连剖腹产的手术费都舍不得拿出来,却有那么一大笔钱来买意外死亡保险。哪怕云轻烟不敢相信,她也不得不怀疑石磊的居心了。

难道……石磊在她生孩子的时候故意没有出现,就是巴不得她死吗?

石磊自作主张地给她买了意外死亡保险,她死后,石磊就能从中获得四百万的保险费了。

云轻烟真是越想越心惊,越想越觉得后脊梁都冒出冷汗来。

恨!

她是遇到一个怎样阴险自私、又卑鄙无耻的人啊?居然想用她的死来牟利?

实在是忍不住……

于是,石磊的电话还没有打完,脸上就“啪”的一下,发出清脆的响声。

而这时,云轻烟才醒悟自己已经冲过去打了石磊一巴掌。

不过,她可不后悔,反而还想继续打石磊解恨。

石磊的脸上一阵发麻,几根手指印妥妥的印在上面。

他表情狰狞地问:“你打我干什么?”

与此同时,刘姗姗也是给他打抱不平,“你这人是怎么回事啊?怎么跑过来就打人?”

云轻烟黑白分明的眸子萃了毒似的盯着她,厉声问:“你和他是什么关系?”

“咦!”刘姗姗认真看了看云轻烟,毫不避讳地把手挽在石磊的手臂上,“他是我男人,但这又关你什么事?”

她男人?

云轻烟从刘姗姗口中听到这话,直接刷新了三观。

以前,石磊告诉她,刘姗姗是他的表妹,因刘姗姗父母双亡,所以来城里投靠他。

当时,刘姗姗没有去处,就跟他们住在了一起。

现在看来,刘姗姗是石磊的情人,他们是合起伙来骗她啊!

石磊摸了摸疼痛的脸,怒不可遏地质问:“你这女人疯了吗?莫名其妙的打我干什么?”

莫名其妙的打他?

别说是打他,云轻烟连杀他的心都有了。

可是,云轻烟现在换了一具身体,要用什么立场来训斥他呢?

正巧这时,护士找到楼顶上来。

知道云轻烟做的事,她们给云轻烟解了围,又帮云轻烟道歉。

刘姗姗得理不饶人地说:“以后看好你们的病人,简直是神经病,莫名其妙的就跑来打人。”

云轻烟怒火中烧,却又只能暂时忍着。

以前,她一直被蒙在鼓里。要不是重生偶然遇到石磊和刘姗姗,她到现在还不知道石磊道貌岸然的嘴脸,以及石磊和刘姗姗合伙骗她的事。

如果她和石磊结婚,一开始就是石磊和刘姗姗设计好的阴谋,且目的就是要她意外死亡而获取保险公司的大额保险费的话,那石磊和刘姗姗这两人就太可怕了。

大概是上天觉得她死得太冤了,才会给她一次重生的机会。

那她既然重生了,就绝不会让石磊的阴谋得逞。

至于这身体,已经醒来了,都不见家人来看看,可见这身体的主人也不是一个受宠的。

不过,她连自己的事都顾不过来,又怎么会有心思去顾原身的事呢?没有人来打扰她,她反而轻松。

石磊买的是太峰保险公司的意外死亡保险,据说这家保险公司的信誉相当高,理赔的速度也相当快,所以才会从国外打入国内市场后,就碾压了全海所有其他的保险公司。

云轻烟用手机查百度,忽然发现黄一峰就是太峰保险公司的老板,而太峰保险公司只是黄氏集团旗下的一个部分。

虽然和黄一峰没有任何交情,但好歹有过一面之缘。凭这点,云轻烟说什么也要阻止石磊得到那笔保险费。

打定主意,第二天早上,云轻烟换了身上的病号服,就忍着头晕的感觉,勉强出门。

打车到黄氏集团的门口,她就在楼下等。

黄一峰是黄氏集团最年轻的总裁,掌管着整个黄氏集团的产业。其雷厉风行、霸道狠辣的手段,在整个业界都是出了名的。而这样的人,他不可能容忍得下有人用间接杀妻的方式来牟取高额意外死亡保险费。

事态紧急,石磊打电话的时候声明只给保险公司三天的时间,那么她就得在三天之内见到黄一峰。

云轻烟在外面等啊等,倒是想进公司去找黄一峰,但她没有工作卡,大楼被几个保安看守着,她悲催地连进门的资格都没有。

着急地等到下午,一辆高级黑亮的兰博基尼终于从地下停车场开了出来。

后车窗没有关,她一眼就看到了坐在后座的黄一峰。

正巧,黄一峰也朝她这边瞥来。

那容颜倾城俊美,一眼就能摄了人的心魂。

不知道黄一峰有没有认出她,只一愣,云轻烟就迎着那辆车跑去,还不怕死地张开双臂阻拦。

与此同时,她口中大喊:“停车!”

墨香文学app下载

墨香文学客户端上线了

扫码二维码下载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