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登录

枕上总裁:娇妻夜夜撩

第十章当众被辱

作者:颜草分类:现代言情字数:2046更新时间:2018-11-05 09:56:56

疼痛来得太猛烈,申知遇下意识捂紧左脸,好半天才缓过来,听他这么说不禁轻笑一声,“姜少爷,你说的没错,一切都如你所料,现在我可以走了吧?”

“走?”

姜山祈冷笑,眉间从未有过的阴冷,“申知遇,你以为嫁入豪门真的这么简单吗?你试想一下,如果我哥知道我们两个的事情,知道你曾经脚踏两只船,他会怎样?”

申知遇愣了愣,他说的问题,虽然姜山诀并不在意她是否脚踏两条船,毕竟二人不过是一场交易,但……他并不知道她的前男友是自己的弟弟,这件事无论怎样,还是不被捅出去为好。

“你想怎样?”

咬了咬唇,她最终还是低声开口。

姜山祈冷静了几分,黑眸紧蹙着,看向她的目光冰冷刺骨,淡淡道,“你不是想嫁入豪门吗?那我偏不让,申知遇,你是个聪明人,应该明白自己离开我哥更体面还是等我捅破真相被扫地出门更体面。”

他的条件无非是让她离开姜山诀、离开姜家。

申知遇深吸口气,她本来也不是真的要和姜山诀在一起,何况契约书上白纸黑字清清楚楚的写着三个月,不用他说,她到时也自然会离开的。

半晌,她才开口,“我知道了。”

姜山祈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眉,倒没想到她会答应的这般爽快。还想再说点什么,却不料申知遇已经大步离开。

看了看依然有些发红的右手,姜山祈咬了咬牙,有些傲恼的踢开脚边石子,他刚刚竟然出手打了她………

说不恨她是假的,可是若说一下子没有了爱也是假的,这种痛苦和煎熬,恐怕也只有他自己能懂了。

…………

晚上。

红格酒吧内。

申知遇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号码时已经是八点多,一个女人告诉她姜山祈在酒吧喝的烂醉,虽然不想管,但是电话那头的女生再三央求,并称他还没有结账自己无法向经理交代。

所以她便这么稀里糊涂的来了,本来正在跟她打电话商量工作的阿岚得知后称不放心她一人,于是也便跟她过来看看。

酒吧内灯红酒绿、歌舞升平,嘈杂的音乐几乎要将她的耳膜震破,申知遇一路往前走,目光扫过舞池里的人群,然后进了电梯。

按照那个服务生所说的地址,纤长的手指摁了五楼,没多久便到了,她和阿岚同时出门,一路找到姜山祈所在的包厢。

轻轻扣了两下门,没多久包厢门便被打开,露出一个女人浓妆艳抹的脸,申知遇视线下垂便看到她胸前特地裸露在外的春色。

“请问,姜山祈先生在吗?”

她有些不自在的别开目光,礼貌开口。

女人有些不情愿的看了里面一眼,然后悻悻离去,“姜少爷,又一个找您的。”

申知遇见状连忙推门进去,阿岚也便随着跟进去。

包厢内酒味刺鼻,她眯了眯眼,看清沙发上被众多女人簇拥着的姜山祈,她们一个个浓妆艳抹、衣着暴露。

几只手不安分的在男人的西装外套里面摸索着,而他也毫不避讳的左拥右抱,对女人们的亲密举动毫不抗拒,反而故意迎合。

见她来了不过也是深深瞥了一眼,然后继续旁若无人的和那些女人亲热。

申知遇捏了捏手心,转身便要走,看了眼门口站在那里的服务员,嗔怒道,“我看他清醒的很。”

“诶!这位小姐您不能走!”

服务生横出一条手臂将她拦住,低头道,“姜先生说他……说他没带钱,让您过来替他付账。”

申知遇站在原地深吸了两口气,然后突然回头看了那边轻蔑玩味的男人一眼,开口道,“多少钱?”

“一共是三万八千块,小姐您怎么支付?”

“刷卡。”

申知遇语气冷淡,目光一动不动的盯着姜山祈,却不料下一秒,他却突然看着她笑了,一手挑了身旁女人的下巴,笑眯眯道。

“啧啧啧,你们快看门口那个凶女人,那副模样还想嫁进豪门,你们说搞笑不搞笑?”

他身旁的女人们唏嘘一声,露出一副鄙夷的表情,纷纷低声议论,难听的话根本不堪入耳。

阿岚见状有些气不打一处来,三两步跨到男人面前,一把将他怀里揽着的女人拽起来,冲他吼道,“姓姜的你是不是有病?大晚上给知遇打电话让她过来就是为了当众羞辱她?”

“好凶啊……”

“就是啊……吓死人了……”

“好怕怕……”

那些女人看着发飙的阿岚露出一副惊悚的表情,却被她一个凌厉的目光给瞪了回去。

“看什么看?!都给老子滚蛋!!”

一声怒吼,将那些女人彻底吓得四下流散,包厢内顿时只剩下三个人,姜山祈看向申知遇的黑眸有些复杂,刚想要开口说点什么,便见刚刚的服务生过来,将卡递到申知遇面前。

“小姐,您的卡。”

申知遇将卡接过来放回包里,然后看了眼阿岚,无力道,“阿岚,我们走吧。”

二人离开包厢,申知遇有些疲倦的揉了揉额角,阿岚见状连忙关切道,“你还好吧?”

“我没事。”

申知遇叹了口气,最近事情太多,几乎已经超过了她所能承受的负荷,她现在只想躺在床上好好睡一觉,什么都不去想。

阿岚站在路口拦了一辆出租车,本想让申知遇和她一起回去,但她想到现在自己住的是姜山诀的公寓,便婉拒了。

看着出租车走远,申知遇本想等下一辆,却不料此时手机铃声突然响起,看了眼上面姜山诀的名字,她咬了咬唇摁下接听。

“在哪儿?”

男人声音低沉磁性,听不出什么情绪。

申知遇看了看眼前的酒吧,并没有回答,而是反问,“怎么了?”

“这么晚了不在家,去哪儿了?”

“我马上就回去了。”

她依旧答非所问,那头的男人显然有些不耐了,再次沉声,“我问你在哪儿?”

申知遇自知不回答蒙混不过,便咬咬牙道,“红格酒吧。”

电话那头沉默了两秒,紧接着道,“我去接你。”

墨香文学app下载

墨香文学客户端上线了

扫码二维码下载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