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登录

蚀骨缠爱,总裁不放妻

第7章误会

作者:依漪分类:现代言情字数:2095更新时间:2018-11-05 09:54:11

他担心安广厦冲动之下伤害谢长歌,踌躇不安。

当走到门口的时候,任长安脚步顿住,回过头,看着安广厦的眼睛,一字字的劝诫。

“不是所有的事情都拿眼睛去看。我”

“别做让自己后悔的事。”

而对于任长安的劝诫,安广厦的回应便是唇角微微一勾,露出一抹不屑的淡笑,门在他面前关闭。

......

“很失望?!”

看着神色苍白的谢长歌,安广厦开口嘲讽道。

“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不知道?怎么见到老姘头还不觉得高兴啊!”

心中有一团火,烧得整个人都快失去理智,化为只靠本能去掠夺的野兽,想要将面前的一切撕碎殆尽。

将人带到任长安的面前,又是想证明些什么呢?明明什么意义都没有......

只不过是再一次面对自己曾经的有眼无珠,和那一颗不由己的心。

但是,我不会再让你知道我爱你,不会再傻傻的捧出一颗心,让你糟蹋。

我会将你一点点的从心脏的血肉里挖出,哪怕鲜血淋漓......

这一次将由我来掌控这一场游戏的主导权,而你别无选择......

“进去......”

他不想再听到那粉嫩的唇中发出声音,因为他知道,那可中吐出的话语,绝不是他想听到的。他现在只想浇灭心中的那越来越盛的火,让他连灵魂都觉得灼烧。而可悲的是那唯一的甘霖居然是面前这个女人。

既然如此,那在我将你从我心底剜去之前,别想离开,这是......你欠我的!

“唔......”

她不知道安广厦究竟在发什么火,若是因为三年前她离他而去,尽可冲着她来,这本来就是她的初衷。可是作何扯上任大哥,她和任大哥之间一向是清清白白。

可是辩解的话语还未起唇,如疾风,如暴雨一般的吻便落在了她的唇上。没有怜惜,只是如野兽般的占有,发泄心中暴虐的情绪,还有那隐藏在最深处的不安。

挣扎渐弱,不仅仅是因为空气的被掠夺。唇齿相依,交换的还有彼此的情绪。他们曾经是最亲密的伴侣,曾经耳鬓厮磨,说着心中的爱语......

她怎会不懂。

“广厦,我......”

那一刻谢长歌真的想不顾一切说出那“背叛”的真心,可是却在开口的瞬间,理智回笼,不过那一瞬间的犹豫彷徨却被安广厦所捕捉。

同样被这一个吻唤起曾经的美好,难得真切的温柔说道。

“你想说什么?”

他想他应该给她一个解释的机会,给这一份迟来的感情来一个判决,双方辩证,只要她能说服他,只要她能拿出一个合理的理由,他就......既往不咎。

安广夏态度的瞬变,作为曾经最了解安广厦的谢长歌怎么会感受不出来。可是她......终究还是得让她失望了。

垂下了眼眸,敛去所有的悲哀,可是情绪本事就无法控制,又怎能随人心意收放自如,看着安广厦的眼眸中终究无法彻底的平静。

“我和任大哥之间并没有什么,他是一个好人,你们之间有什么误会,坐下来好好谈一谈,用不着.......”

“够了!”

满心希翼却如都是一盆冷水,从上而下,让人冷得连心都在发抖。

“我真傻.....”

傻到只是因为这一点点的温情,愿意放下,给你一个辩解的机会,傻到愿意再次相信你......

“广厦......”

如愿的见安广厦本来温柔下来的眼眸再次一点一点的冷却最后变为寒冬。她知道她错过了安广厦再次接纳原谅的机会,也可能会是最后一次几次机会。

理智告诉她,她做的没错,可是情感却......

最后表现出来的只是一声吃吃的呼唤,内敛而又低哀。

“广厦......”

而此刻这包涵哀思的低唤,在怒火中烧的安广夏耳中只是心虚的表现,是她和任长安余情未了的表现......

“怎么舍不得那个姓任的,想让我放过你,好让你和他双宿双飞。我告诉你,在我玩腻之前,休想跑!”

顺着安广厦的拉扯她手臂的劲道踉跄的走向室内的房间中。她知道接下来,安广厦那厚重从喘息声已经告诉了她,接下来,将会发生什么......

.........................................

厚重的窗帘将阳光隔绝投下一片阴影,房间的空气中弥漫着浓浓的情欲事后的味道。

安广厦伸展手臂,不急不缓的穿上外套,一派写意风流,将凌乱的衣领理正,系上领带,有序不乱。好像是将要赴往什么高档宴会的社会精英,不过前提得忽略还躺在地上,满身暖昧痕迹的谢长歌。

安广厦居高临下的看着蜷缩在地上的谢长歌,她好像累极了,如蝶翼一般都睫毛轻轻煽动,最后仍旧陷在那未知的梦境中。不过从那连熟睡都未放松的眉头就知道,那梦一定不是什么美梦。

“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变成这样,明明以前......”

当生理的欲/望得到发泄之后,蔓延上来的是在心中那挥之不去的空洞。

看着早已经昏死过去的谢长歌,只有这时候他才能不用再掩饰眼中的情绪。

心疼,自责,憎恨......

太多太多的情绪杂糅在一起,一起向他涌来,连他自己都快分不清现在的自己,对于这个人究竟是爱多一点,还是恨多一点。

等了三年,他曾经设想过种种,他将会怎样做,让她悔不当初,让她......

可是事实上,除了将人圈在身边,那些设想,他什么都没做。

当目光移到那已经被染得更加深沉的手帕的时候,终究还是那心疼占据了上风。

将人抱到床上,本以为只是有些......可是当解开手臂上的手帕时,看着那在白皙的手臂上尤显得骇人的伤口。

刚刚的那场情/事,与其说是欢/爱,还不如说是发泄。使得本就受伤的手臂,伤口再次变得严重。

“哎......”

墨香文学app下载

墨香文学客户端上线了

扫码二维码下载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