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登录

蚀骨缠爱,总裁不放妻

第4章玩意

作者:依漪分类:现代言情字数:2584更新时间:2018-11-05 09:54:11

谢长歌:“......”

听见这话,谢长歌心下一悸,脑海际浮现出一张带着冷笑的面孔。

——安广厦

想到刚刚发生的事情,种种情绪在谢长歌的眼睛里涌动着,好不容易止住的泪意在这一刻因为就一种猜测而差点崩溃。

扬起了头,将奔涌的泪水重新逼回,依旧用着不屑的目光看着李沫沫,高昂起的头就像是陷入孤境的天鹅,保持着自己最后的高傲。

“谢长歌,等等,你等等......”

当谢长歌拉着行李,就要踏出门外的时候,李沫沫突然叫道。

谢长歌顿住了脚步却没有回头。

“不管你信不信,最开始我是真心想要和你住在一起的,只是......谢长歌我不是你,从小到大不论怎样,我都赶不上你。人缘也好,学习也和好,我......”

“我也想考一个好大学,有一份体面的工作。可是我天分不好,就算再怎么努力最后也只混到了高中。到最后也只能勉强混口饭吃,我也不想这么做。只是,我真的很需要这比钱。我生病了,我需要钱治病,我......”

听见李茉茉这番辩解的话,如果是三年前的谢长歌可能还真会既往不咎,然而......这世间最不缺的就是可怜人,做出伤害别人的事,被发现了拿着可怜做借口,真是好笑。我可怜我有理,这是哪个天王老子定下的规矩。谢长歌定定的看了一眼李茉茉。

“这都不是理由,李沫沫。这次我不和你计较,以后......你好自为之。”人贱自有天收,就李茉茉那副性子若是不该,迟早提到铁板。看着曾经院长妈妈的面子上,她言尽于此。

说完提着行李箱就匆忙的走了出去,她不想再听见李沫沫的话,她怕她后面的话,真的和她猜测的......

忽视下身的隐隐作痛,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却在最后的大门口顿住。看着不远处的楼房,心中杂绪齐飞。

在这个世上,人都要对自己做过的错事负责。

一百万......

三年前她离开的时候,卷走的钱的就是一百万。而现在,呵呵......广厦还真是没变呢。

从她选择了这条路的时候,无论原因是什么,她终究还是伤了他,负了他。她没有资格再去奢求这样的原谅。更何况......

这样,最后对谁都好。

如果报复她能够让广厦放过他自己,她......也没有什么好不甘的。

毕竟,她现在唯一的心愿不就是如此吗?

安广厦,你不会知道我有多么的爱你。

而我,也不愿你知道。

................................

“是吗?她搬出去了......”

“你继续看着......”

“......对,有什么动向随时向我汇报。”

漆黑的天空中没有一颗星子的身影,落地窗下是一片车水马龙,霓虹灯绿。

如琥珀一般透彻的眸子,此刻尽是晦暗,“谢长歌,这一次......”

“你跑不掉的!”

听不出任何波澜的话语,在空旷的房间中回荡着,在这如凉的夜色中,莫名的让人骨子发冷。

..............................

谢长歌随便找了一个宾馆了休息一晚上,考虑到自己前几天拿了一半的房租费给李沫沫,现在身上几乎没有什么钱了。至于安广厦给的“卖身费”,谢长歌只余满眼的苦涩。

要想马上找到一个合适的工作,又能迅速拿到现钱应急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更何况,她发现她漂亮的简历,不论投递给哪个公司,最后都的结果都是一样。

这一下谢长歌要是真不懂这其中有什么虚头,她就是个真傻子了。

站在最后一家公司的大门口,此刻天已经渐黄昏了,谢长歌不由得露出个苦笑来。

正准备动身离开的时候,屏幕上出现一个熟悉的电话号码。

看着这个电话,谢长歌心下一悸,他丝毫不意外安广厦能知道她的手机,真的让她感到意外的是,这号码是她三年和安广厦一起挑的,可现在……

谢长歌双手捧着手机,看着那串熟悉的数字,眼睛里不由自主的陷入了追忆。回过神来才发现手机的铃声越发急促,好像也彰显这对方将要告捷的耐心。

连忙接通电话,电话里安静了片刻,接着传来安广厦的声音

低沉而强势。

“一个小时内到皇朝酒店,我想要你了。对了......我劝你最好不要有什么不该有的想法,你是一个聪明人,知道该怎样做,才是明智的选择。”

声音里带着明显的暗示,谢长歌也不是傻子,自然能够明白安广厦话里话外的潜意识。不过还来不及谢长歌说些什么,就见电话已经被挂断了。

谢长歌呆呆的看着手机,偏向于阳光的琥珀色眼眸变得暗淡。

最后谢长歌仿佛放弃了什么一般,一下子松垮了肩膀。打开手机地图查询了一下路程,发现距离她这并不算太远,走快一点半个小时就能到,便起身跟着手机导航向前走去。

...........................................

谢长歌到了酒店,站在安广厦给你房间门口,正当她踌躇不安的时候。房门悄无声息的打开,一双大手粗鲁地拽进去。反射性的想要甩手,却发现安广厦的力气大得吓人,眼睛也黑得发亮,让人莫名心悸。

正想要出声让他手上的力度小点的时候,才发现房里并不只有刚进入的他们。

还有一人,身材精秀,从背影上看上去也像是有钱人家的装扮,同样是黑色的西装,同安广厦的戾气十足的危险不同,这黑色的西装,穿在他身上,看上去很是端方雅正。

“安广厦,如果你叫我来......”

只见那人从落地窗边转过了头,看见一下子看清了房间里出现的谢长歌。脸容公式化的笑一下子凝固,错愕,欣喜......一下子杂糅在一起。

“长歌......”

“任大哥......”看见这人是谁之后,谢长歌心中的惊讶也是不遑多让。

她回来本来只是为了看看故人的情况,想让自己彻底的死心,并未想和过去的人还有事再有什么接触,却没想到......

天意弄人吗?

“安广厦,你这是什么意思?”

再一次看见谢长歌,任长安心中很高兴,毕竟三年前,他就对谢长歌有着好感,不过因为对方已经有男朋友,最后只好罢手,却没想到。

任长安看着安广厦,他可不相信安广厦会有这么好的心,毕竟他对谢长歌怀着什么感情,他安广厦三年前就知道了。更何况这三年,谢长歌跑得不见人影,他也查了一下三年前的往事。

“什么意思......我对城东那块地很感兴趣,想要分一杯羹,就是不知道任总你意下如何。”

安广厦招呼任长安坐下,举起茶几上的红酒,一饮而尽。

“诺,为表诚意,我特地把我最近得的宠带过来给你尝尝,我记得任总你以前好像也对我这个宠有点兴趣,就是不知道现在......我可是很满意她的脸和......身体。”

安广厦脸上带着抹桃色的笑意,眼中却是浮于眼表的嘲讽,说道。

“安!广!厦!虽然我不太清楚三年前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是无论怎么样,她曾经都是你的女朋友,你用得着如此折辱人吗!”

墨香文学app下载

墨香文学客户端上线了

扫码二维码下载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