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登录

公子盛宠:爱妃乖乖来

第三章去京都

作者:璐杉分类:古代言情字数:2038更新时间:2018-10-31 16:32:56

“小虎子,小虎子,你能听见吗?”月儿轻轻的喊到。小虎子虚弱的睁开双眼。想动一下,却痛的叫出了声,月儿这才发现,小虎子的背上是长长的一道伤痕,有的地方还在渗血。

月儿急忙撕下衣裙给他包扎起来。包扎好后又找了一些水喂他喝下。小虎子这才恢复了一点精神。

月儿将小虎子背到如今村子里屋子还比较完好的赵奶奶家,然后又跑到薛大夫家的院子里,摘了仅剩的几株草药,因为常年为母亲抓药,月儿也识得一些药性。给小虎子服下药之后,小虎子便睡了过去。

经过这几天月儿精心的照顾,小虎子总算好了一点。可以开口说话了。月儿急忙便开始问,那天她离开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她实在是太想知道了。

小虎子说:“那天快到中午的时候,突然村子里来了一队官兵,村民们本来以为又是征兵的,但并不是。他们是来抓我四叔的。

那群官兵让我们说四叔在哪里。但是没有人说,我们只说不知道。

有一个头头说:‘如果我们不说,就杀了我们’结果薛大夫气不过便说‘官兵难道不应该是保护我们吗,为何不仅不保护,还威胁恐吓,随意征兵,不把我们当人看。’他们听完之后就恼羞成怒直接杀了薛大夫。”

我们虽然害怕,但是依旧没有一个人说出我四叔在哪,结果,结果他们就一个一个杀,后来我四叔站了出来,没想到他们居然不收手,居然要将我们全部杀掉。

有一个官兵来到我面前,我很害怕,就开始跑,还没跑多远便觉得后背很痛,就昏了过去。真没有想到,我居然还活着。”

月儿听了小虎子的话,简直不敢相信。这哪里是官兵,这与土匪何异。然而痛恨又有什么用呢,昏君当朝,国之不国,家之不家。我连生存都难,又能怎么样呢!

一个月后,小虎子的身体已经好了。二人站在村口回首望着从小生活的地方,心中满是眷恋与不舍。“月儿,你真的不跟我一起去吗?”

“不了,别担心我了,我自有去处。”“那我今后怎么找你啊?”“我知道你去了哪里啊,我可以去找你。”“好吧,月儿,那我走了,你保重吧。”“嗯,保重。”说罢,二人分头向两边走去。

“笨蛋”月儿心里想。“你姑姑家已经有两个孩子了,再加上你,就三个孩子了,还不一定养得活呢,怎么能再收留我呢。哎,笨蛋,保重啊。”

京都,是凤临国最繁华的都城,王公贵胄,天皇子孙皆聚于此。

雕梁画栋、气势恢宏的豪门宅院鳞次栉比,酒楼商铺更是数不胜数。这个都城总是苏醒的最早的,昨夜的浮尘还未来得及散去,今日的新一轮喧嚣便又开始。永远的热闹非凡。

街道边的小摊点永远是人满为患,其实哪不是人满为患,茶馆、客栈、当铺、布庄,以及街道两旁,各种各样的小贩子们在沿街叫卖,有卖古董的,胭脂水粉的,首饰的,字画的,风筝的,香囊的,各种的交通路线像蜘蛛网一样覆盖到都城的各个角落。这里是富贵者的天堂,也是贫穷者的地狱。

再繁华的地方也有阳光照不到的角落,这里阴暗、潮湿、贫穷如瘟疫般蔓延在这些角落,紧紧扼住这里每一个人的脖颈,让人窒息。

“滚蛋,这里是老子的位子,你是哪来的杂碎,欺负到老子的头上了。”一个衣着破烂的男子,一手插着腰,一手拿着一个破碗,一边狠狠地踢着倒在地上的小姑娘,一边大声咒骂着。旁边的人早已见怪不怪,连一丝异样的表情都没有流露出来。

地上的小姑娘缩着身子,尽量减少被打的地方,然后轻声说着:“对不起,对不起,我不知道那是你的地方。”

“哼。”那个男子恨恨的住了脚,转身离去:“别再让老子看见你。”

小姑娘慢慢站起身来,拍了拍身上已经有些肮脏的衣服,揉了揉被踢到的地方,缓缓抬起了头。竟然是月儿。

原来月儿自从与小虎子分别后,便一路向北走。饿了便采一些野果,找不到野果便找一些人家,讨一些食物。一路走走停停三个月,

终于到了京都。

不过三个月的旅途奔波,使月儿看起来已和一个小叫花子无异。

原本白皙的小脸,变得黑乎乎的,嫩黄的衣裙也早已看不出本来的颜色。昨天好不容易到了京都,实在是太累了,看到有许多乞丐窝在墙角下,月儿便也找了一个角落,很快便睡着了。

没有想到那块儿地居然有“主人”,结果被打了一顿,赶了出来。月儿抬头望着不远处的繁华之所,叹了一口气:“我该去哪里呢?何处是我的容身之所?”

“咕咕”肚子这时叫了起来,月儿摸了摸瘪瘪的肚子。“从昨天起就没有吃过东西了呢,好饿呀。先去找点吃的吧。”

月儿漫无目的的走着,看见前面有一家酒楼,那间酒楼上下三层,以朱红为基色,极为气派醒目。雕檐映日,画栋飞云。碧阑干低接轩窗,翠帘幕高悬户牖。

月儿看到这酒楼如此气派,犹豫了一下,但腹中实在饥饿,便还是硬着头皮走了进去。

谁知刚踏进了一只脚,便听到一声怒吼:“干什么呢!谁让你进来的!出去出去!”只见一个小二急忙跑过来,拿起抹布便往月儿身上抽,想要赶她出去。

“这位大哥,等一下,你们这招不招人,我很能干的,不要工钱,只要有一口饭吃就好了。”“开玩笑,踏月楼是什么地方,不要工钱也不会要你这种臭乞丐,赶紧滚,赶紧滚,别脏了这的地……。”

“宝元”这时,一个敦厚的声音传来,打住了小二的话。一个胖胖的慈眉善目的人走了出来。“掌柜的。”刚刚还嚣张无比的小二态度立马软了下来。月儿这才明白,原来这就是踏月楼的老板。

墨香文学app下载

墨香文学客户端上线了

扫码二维码下载

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