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登录

首页>书库>沈少的甜婚指南>第267章给不给我
沈少的甜婚指南

第267章给不给我

作者:梦溪笔叹分类:总裁豪门字数:0更新时间:2019-12-03 01:00:24

这段时间舆论不仅涉及沈千裘更是波及了他们整个节目组,都是辱骂他们不负责任,质疑他们节目制作的安全性,最关键的是事后竟然都没有人去关心kelsey,反而是要求人家必须录制完毕。

虽然合同的事是沈千裘强制续下的,但是他们还是应该道歉,最后对这件事得有个表态。

制片人走向姜羽熙,鞠了一个躬:“kelsey,真的很抱歉,之前给你造成的伤害。”

宫询走过来,冷笑一声:“现在才道歉,会不会显得太没有诚意了。”

制片人对宫询自己知道是惹不起的主,因为上次的事,说话也没底气,但是道歉他还是认真的。

“希望kelsey能接受我的道歉,今天晚上的聚餐就当是这个节目最后一次录制的告别场,我们会停止拍摄。”

工作人员先前都没有听说这个节目要终止的话,都很奇怪:“什么告别?之前都没听说啊?”

但是介于事件当事人都在,他们只有小声议论。

“你们又不是不知道这次事件多少人在声讨节目组,骂的话一句比一句难听,都没人看了,不终止录制还能干嘛?”

姜羽熙不知道停止拍摄是不是沈千裘的主意,但是还是让她心里有些不自在,不过终归是结束了,何苦再纠结一个告别餐上,她应承了下来。

制片人原本以为会被拒绝,没想到真的答应了,高兴说道:“那我们晚点的时候在吃饭的地方集合。”

离吃饭还有一段时间,她正好可以回去补补觉,收拾东西正准备走的时候,宫询已经在外面等着她。

“你是要打算这么一直躲着我吗?”

姜羽熙呵呵笑了两声,每次看到宫询,昨天那一幕就是在自己脑子里闪过,让她无所适从,不自觉的就想疏远。

经纪人在一旁也不知道说什么,刚想说她去开车,就听到宫询一句命令。

“你先回去,待会我会送她。”

经纪人和姜羽熙相视一眼,仿佛告诉她:“你多保重。”

最后灰溜溜的离开了现场。

而这一幕落在刚从里面出来的夏敏轩眼里,她眼眸带过一丝揣测之后,坐上了车离开了。

宫询将她拉到一边,他昨天就想的很明白,所以在今天看到姜羽熙躲避他的时候安耐不住,他做事也不喜欢遮掩,无论如何都是要表态的。

“聊聊?”

横竖该说的都是要说的,也许明明白白拒绝会更好,姜羽熙点了点头。

车上,宫询开着车:“我以前一直觉得我的生活价值就只是作为宫家的继承人,为宫家而生,你昨天让我去追逐我想要的,可我从来无欲无求,拿得起放得下,但是今天你一直躲着我的时候,我才体会到我其实也有放不下的东西。”

宫询望向姜羽熙:“那就是你!”

姜羽熙手指一紧,她太清楚的知道自己对于感情真的再泛不起波动。

“你今天躲着我是因为昨天我的举动是吗?为什么?是因为沈千裘?”

他提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她心尖一颤,她否认:“不是,不是因为他,我和他已经没有瓜葛了,合作也已经结束了,我躲着你是因为我现在没办法接受一段感情。”

“忘记不掉过去?”

如果过去真的能忘记,那她真的希望可以,没有那些爱恨交织,没有发生悲剧,但是就是因为存在过所以没办法忘记。

“我配不上你

姜羽熙最终开口说的话是配不上,宫询是宫家唯一指定继承人,而她只是一个在演艺圈摸爬滚打的人,是两个应该完全不相干的人。

她已经没有经历去面对一段新的感情,以及去经营感情。

“我只想好好挣钱,然后安安稳稳过自己的生活,没有任何人的掺杂,找一个舒适的没有人认识的地方养老。”

她对未来的规划真的太过平常,也不希望掀起什么大风大浪,一次就伤够了。

宫询以为她说的配不上是指她的过去,但是对于他来讲,只是想要现在的她,和以前没有关系。

“kelsey,如果你都配不上,我也找不到再合适的人选了,我知道你在意过去,但是你可以尝试去放下,我愿意拥你入怀。”

姜羽熙没有与宫询对视,她怕看到眼眸里的情愫:“宫总,工作上的事情我可以都依照你说的,但是感情的事情我没法自控,我是不想走出来,也克制不住,我依旧在意以前,我和沈千裘甚至都有过孩子,这样的宫家真的能接受吗?”

“什么时候我的主意还要顾虑宫家,我想要的东西只要愿意就没有谁能阻拦得了我,我可以明确的告诉你我不在意你和沈千裘的过去,我只在意我在你心里的位置,哪怕现在没有,以后呢?”

姜羽熙无奈,语气以及坚定:“以后也不会有的。”

“是吗?那你可以给我个机会试试?”宫询挑眉,唇角勾笑,有十足的自信。

“宫总,我是认真的!”

姜羽熙见宫询并没有将话放在心上,认真的说道。

而回应他的人敛了笑意:“kelsey,对你的感情我很明确,同样,我也很认真。”

姜羽熙太清楚宫询眼眸里的坚定了,所以她才慌,她才更想要认真的告诉他自己没办法再感情上去回应。

“我并没有觉得你是在开玩笑,所以我才会怕。”

宫询浅笑:“放心,我不会让你有负担的,你能给我个机会就行,别再那样躲着我,更不要什么事情都回避,那不是我的本意,你只要做到和往常一样,其他的我来就好,可以吗?”

可以吗?他在问她意见,连她自己也不知道怎么回答。

“即便你说不可以,我也还是会做我想做的,我如果都不知道争取一下,是不是太没有诚意了?”

对于姜羽熙,他承认自己是有执念的。

姜羽熙应了一声好,她浅笑:“最后徒劳,可不能怨我,我已经给出了答案。”

“或许你的答案给得太早了呢?”

他心里豁然,至少她给了自己一个明确追她的机会,不论结果如何,他一人承担。

墨香文学app下载

墨香文学客户端上线了

扫码二维码下载

顶部